【Be Yourself】邊緣群體躍上國際,台灣「變裝國王」丹丹:性少數族群要認同自我價值、成為自己

夜幕低垂,沉靜寂寥的夜空如黑洞般吸盡了光和聲波,獨留城市的一隅閃爍著微光,走近一看,歡騰的樂音和絢爛燈光交映下,是正激昂享受夜生活的人們。他們的目光聚焦在舞台上,表演者穿上一襲璀璨華袍,以浮誇的對嘴和流暢的肢體表現,散發出生命的光和熱,此時的他們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星辰,他們是「變裝國王/皇后」。

說到變裝表演者,許多人直覺聯想「變裝皇后」,卻不知道有「變裝國王」的存在。與變裝皇后相反,變裝國王是透過變裝,在舞台上呈現「社會男性形象」的表演者,大多是生理女性或跨性別男性。妝容上畫得有稜有角,除了深邃的顴骨、下顎線及粗黑濃密的眉毛外,還得用束胸綁緊胸部,就為了塑造出社會男性刻板印象。比起揶揄,更像是一種翻轉性別框架的「藝術表演」。

每個不同樣貌都是自己的一部分

台美親善大使選拔,成為丹丹看待性別的轉動點

變裝國王丹丹(Dan Dan Demolition)從小個性和外表就偏中性,也常被媽媽念「像女生一點」。那世俗認定「女性該有的模樣」又是如何呢?好奇的丹丹便在 23 歲時,於洛杉磯參加了「台美親善小姐」選拔,也意外成為他看待性別的轉捩點。

培訓的過程中,老師用同一套標準程序,教大家透過化妝、緊身衣、胸墊,凸顯出所謂的女性特質,一步步塑造出社會期待的完美女性樣貌。而後的選秀階段中丹丹不斷產生分離感,時常忘記自己到底是誰,丹丹笑稱:「我常常以為我是『變裝皇后』。」但也因這個體驗,讓他開始反思「自己是誰,而不是去成為誰。」〈延伸閱讀:接納性別的多重樣貌:跳脫二元框架認識性別認同,尊重他人的自我價值

「我的內心不只有少女,有帥哥、道士,也有魔鬼。」

變裝像是把自己心中的不同角色,透過放大鏡聚焦呈現

從小熱愛音樂及表演藝術的丹丹,結合自我認同及對舞台的渴望,選擇從事變裝表演。舞台上的丹丹,透過浮誇的男性妝容及精心設計的服飾,隨著重金屬的樂聲自在起舞,硬朗的肢體線條,搭配「社會男性」的行為舉止,在鎂光燈下盡情展現出陽剛的那一面。

變裝表演者大多於同志酒吧演出,觀眾也多以生理男同志為主,被問到在這麼多生理男面前要表現得比他們更 man、更陽剛,是否會有心理上的壓力,丹丹直言:「I don’t care,我就是比你 man。」在變裝舞台上,自我內在的每一個面向,不論陽剛、陰柔,或者怪異、獵奇,都被允許呈現在眾人面前,沒有優劣之分,亦無對錯標準,只有你怎麼看待自己。

變裝皇后被看見了,那國王呢?

少數群體也該被看見,並有同等的舞台可以站上去

歷史長流中,國王、皇帝因父權主義有著比皇后高的社會地位,但有趣的是,在 LGBTQ 文化中似乎被翻轉:多數人景仰變裝皇后,對變裝國王則少有耳聞。丹丹分享了他對於性別在同志文化中的看法:在父權主義框架影響下,順性別男性在社會上仍有優勢,而順性別女性的聲量較小,即便變裝文化的性別框架模糊,能被看見的仍以順性別男性的變裝皇后為主。

另外,變裝表演中,偶爾會出現嘲諷性文化的橋段,可能是帶性意味的舉止或袒露身材等,當變裝國王揶揄男性型態時,是所謂弱者在翻玩有權的形象,這在父權架構上是較不受歡迎的。丹丹也分享道,在變裝國王的文化中有時會袒露上半身,但以彩繪的方式遮胸,卻有次表演因為袒胸而受到質疑,認為這有礙觀瞻讓人感到不適,驚訝的丹丹嘆到:「我以為這是個安全的地方。」我們都說這是性少數族群友善的環境,為何仍加諸父權的框架在生理女性者身上?〈延伸閱讀:邁入第 20 屆!專訪臺灣同志遊行發言人:同婚專法通過後,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同志遊行?

代表邊緣族群站上國際舞台,鼓舞大眾看到人的多元性

Netflix 紀錄片《午夜亞洲:台北》,讓世界看見不一樣的台北

變裝國王在 LGBTQ 文化中極少被人所知,身為弱勢中的更弱勢,丹丹認為要讓更多人看見此文化,需仰賴有權、較主流的族群支持並提供資源,像是邀請變裝國王到他們的場域;同時自己社群也要創造空間,發揮有限的資源讓世人所知。丹丹也期許未來不只是變裝國王,甚至是非二元性別者,以及表演型態較特殊(獵奇、詭譎)的表演者亦能得到相同舞台。

今(2022)年在 Netflix 紀錄片《午夜亞洲:台北》中,以變裝國王姿態站上世界舞台的丹丹,不僅讓世人一睹台北的璀璨夜生活,也了解變裝國王及非二元性別者的存在,丹丹強調:「Representation matters。」有了這些平台讓不同族群站出來,才能讓世界上對自己身分感到困惑的朋友們,知道原來也有這樣的存在,進而找到歸屬感且認同自我價值。

陰柔和陽剛猶如正負極,而人是兩者相接產生的電流

「用不友善的言語凌辱我,那是你的看法,我知道自己是誰就好」

身為生理女性的非二元性別者,同時也是位變裝國王,性別氣質在丹丹身上流動並存著。丹丹認為性別認同應回歸到如何看待自己,畢竟人是陰柔並濟的,生理男性有陰柔的一面是正常的,與其質疑,倒不如給自己較寬容的心去探索。丹丹也表示自己現在的生命階段比較女性,但不會因為展現女性角色,就抹去陽剛的一面,或就此認定自己就是女性。〈延伸閱讀:日本第一位跨性別議員上川礼: 投身政治拼性別正名,敢為性少數族群勇敢發聲!

 

專訪的最後,丹丹也表達對於自己女體的看法:「我覺得肉體是一個容器,也是每一個靈魂選擇的,我相信我的靈魂選擇女體是有原因的,這一生我也希望可以好好體驗擁有所謂「女」體的經驗。

 

圖片及主圖來源:丹丹(Darice Chang) 提供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Conan

接受不一樣的自己,努力成為心目中喜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