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眼淚開始,以笑容收尾。《這一刻,我們緊緊相依》:每一次的受傷,終將於癒合後茁壯自由

每一個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個特別的孩子。而對蔡傑爸來說,這一天,是民國105年8月29日。

前一篇文章裡,我介紹過了重度自閉的孩子蔡傑與他的父親,如何在學齡前成長的故事,這一篇文章,要介紹的是蔡傑爸的第二本書:《這一刻,我們緊緊相依》。

突如其來的轉變

圖片來源:xFrame

在105 年 8 月 29 日,蔡傑爸發現,平常只有一個口令,才會有一個動作的兒子,居然有了天大的轉變。他自己一個人主動去練習籃球上籃,不管怎麼樣,父親都阻止不了他。他一個人回到家之後,原先寫作文要寫 16 個小時、有語言障礙的他,居然自發性地跑去把當天練球的事情寫成作文。

後來,他又主動跑去打掃房間,還跟媽媽說要幫她對統一發票。過幾天之後,他到了學校,第一次自發性的拿起打掃的工具,讓老師很訝異,把這件事情寫在聯絡簿,告訴蔡傑的父母。

這就像是非常律師禹英禑,第一次開口說話,說了一連串的法律條文,被她父親記錄下來的那一天一樣。〈延伸閱讀:慢一點,也可以很美好。《一路上,有我陪你》:當亞斯伯格特質父親遇上自閉症兒子

社會無法教,那就自己來吧!

上一篇文章,有提到了蔡傑爸訓練蔡傑游泳的故事。但比起游泳或其他運動,對於有語言障礙的蔡傑,寫作文更是難以訓練。

在蔡傑爸的第二本書裡,收錄了不少蔡傑寫的作文。蔡傑爸之所以如此堅持要訓練蔡傑寫作文,原因就在於,如果蔡傑有苦難言、有快樂難以分享、有心事無法被理解,那麼是多麼寂寞的一件事情呀,更何況他是自閉症的孩子,而且不是禹英禑那種「學者型自閉症」,而是一個一般、常見的自閉症類型,要是無法表達自己,那可能就只能像是《非常律師禹英禑》第三集中的那個自閉症被告,只能重複一些看似沒有意義的語詞。

蔡傑爸不願意自己的孩子如此。他說,這個社會不會教,那就他自己來教,失敗多少次都沒有關係,因為這個社會不可能有人像是蔡傑爸這樣教導蔡傑了。〈延伸閱讀:從《非常律師禹英禑》談溝通:理解對方的思考脈絡後,說出他聽得懂的故事

圖片來源:xFrame

蔡傑國中時,被他爸爸鼓勵去媽媽管理的工地工作,第一次有了打工的經驗。蔡傑國中時,可以一個人騎著單輪車,在矮牆上面繞過 161 個杯子,即便摔倒了,隔天還是被爸爸帶著去練習。蔡傑爸說,生氣沒有用、哭沒有用,要自己去克服,他總是帶著溫柔而堅定的態度去面對蔡傑的失敗,他們父子的故事,我看了覺得非常感人。

非常律師禹英禑是個天才,但學者型自閉症,全世界只有一百多個人,如果非常律師讓你覺得很勵志,那麼蔡傑與蔡傑爸的故事,或許會讓你能夠看見,更真實的自閉症,如何花上千倍的時間,去完成一般人輕易可以完成的事情,那才是這世界更真實的樣貌。〈延伸閱讀:《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挖掘亡者難以道出的遺憾,以暖心溫情面對生死課題

圖片來源:誠品線上

洪蘭教授評論這本書時說過,無論證據多麼地充足,絕對不可以把話講得太絕,必須留點空間給奇蹟,因為人的信心常會超越生理和物理的極限。

 

主圖來源:xFrame

作者粉絲團:貓心—龔佑霖

若有希望作者回覆的問題歡迎按此進入貓心信箱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