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Ticker

這是個工廠 inHouse 的年代?「台灣製造」的新創品牌困境(上)

當國際訂單移轉後,台灣選擇的路,是隨著訂單轉向,大批大批的工廠幾乎都從台灣連根拔起,移到中國、東南亞去…;台灣的製造業於是在過去十幾二十年間,漸漸產生了失落的斷層。

55950026今天老闆居酒屋在西門町的 Woolloomooloo

我們有幾個創業圈的朋友,三不五時都會來個「頭家居酒屋」的非正式聚會,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交流些只有老闆們才懂的心情,可說是老闆人生裡的小小打氣站吧!

今晚大家的主題圍繞在「是不是該成立自有工廠」這個嚴肅的問題上打轉。

起因是來自於其中一個鞋品牌,其所掌握關鍵手工技術的代工廠近期有可能因為廠房問題而關門大吉,且由於兩位老師傅年事已高,也有心想就此退休。

「那第二代接手嗎?」我們好奇問,這種難題聽起來令人頭皮發麻,朋友直呼這是他創業以來的最大難關。「第二代說如果家裡收起來不做,那他乾脆就去上海工作了,不可能自己做。」

其實近年和很多傳產第二代在聊,家人都不太願意讓他們接手,尤其越古老的手工藝產業,通常都非常辛苦,如果要傳承工廠、訂單又不見得穩定的情況下,老一輩通常就會傾向就此收攤,讓後代改行了。

「但是,這一家如果倒了,不只是我們品牌受影響而已,台灣的手工皮鞋史,大概就停在這 裡了。」朋友感慨地說,聽得出他話裡的沈重。

他的心情我們很懂,我們這些大約成立於八到十年前、在金融海嘯前後出現的新創品牌,已走過最前端的萌芽奠基期,現在紛紛都要邁進最重要的成長期;一路走來都是仰賴那些「台灣製造」的廠商們支持我們將產品生產出來。但台灣的製造業經過長年的失落與斷層後,近年有個愈形嚴峻的問題浮現出來:台灣製造,還能撐多久?

2016-08-21 下午11.15.50

以我們較熟悉的紡織業來說,算是當年帶動台灣經濟起飛的關鍵產業之一,大約是在民國七O年代達到高峰,那是臺灣錢淹腳目的時代,也是我出生的年代。

不只是紡織業,整個台灣製造業蓬勃發展,國際許多訂單都會湧入這個像變魔術一樣把東西做出來的小島,然後一船一船地運往世界各地。

那時大家所以為的台灣夢大概就是這樣,只要肯拼、肯努力,開工廠的幾乎都能賺大錢。小鄉村裡有好多大老闆,賓士車開著滿街跑;我們大概都在電視上看過這樣的故事。

然而隨著時代改變,代工的競爭優勢反而隨著台灣的社會進步、勞動條件與薪資水準提高,而逐漸趨向劣勢,訂單紛紛轉往工資更低廉、勞動力更高的中國、東南亞…等地。

當國際訂單移轉後,台灣選擇的路,是隨著訂單轉向,大批大批的工廠幾乎都從台灣連根拔起,移到中國、東南亞去…;台灣的製造業於是在過去十幾二十年間,漸漸產生了失落的斷層。

紡織業則呈現 M 型化的發展——

M 型的兩端,一端是像南紡或儒鴻…這類上市櫃的大公司,憑藉深厚基礎與持續投資、升級,直到今天都還保有國際競爭力,接的都是高端的國際訂單,且著重的多是機能紡織品,仰賴獨特的技術作為競爭力。基本上這樣的工廠所服務的對象不會是國內的品牌業者,他們著眼與佈局的基準是全世界。

M 型的另一端,是當年沒能力出走、或不想移走的,或是老闆走了,自己跳出來當個體戶的小工廠、一人工廠。最初印花樂的創業開端,就是仰賴這些零零散散的小工廠,自己慢慢摸索、把它們串連起來變成自己的生產鏈。

台灣近年崛起的新創品牌,大抵都是依循這樣的模式,想辦法找到一些還在運作、願意接小訂單的工廠,反正大家都很小,就一起合作看看吧!

然而,當品牌們紛紛走過草創時期,要往更高階的品牌邁進時,我們就發現 M 型化的製造端,竟成為新創品牌升級的最大關卡。

我們的產量需求增加了,超出小工廠的供應量,但根本還搆不到大工廠的門檻;

我們對品質的要求提升了,小工廠可能因為設備或技術原因無法配合,大工廠可以做到,但他告訴你,你得先把你的下單量提升十倍以上甚至更多,他才願意接。

文章來源:Ama Shen(印花樂)

延伸閱讀:這是個工廠 inHouse 的年代?「台灣製造」的新創品牌困境(下)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