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九】歷經罹癌、錯失博士學位,40 歲 AHEAD 執行長王毓棻:「接受人生不完美,在有限生命成就有意義的事。」

四十歲是人生的另一個階段,走過這階段的女性,在歷經人生高潮低谷後,總能活出自信與美麗,就像有不同品種、 不同顏色、抑或是有著獨到的姿態的綻放花朵。在採訪先勁智能(原先鋒智能) AHEAD 執行長王毓棻 Andrea 的過程中,編輯腦中不斷浮現的,是寒冬裡勇敢綻放的梅花。

當大家討論「逢九必衰」,在一片渴望改變與重生的聲浪上,Andrea 顯得神色自若。「我早就不在乎長命百歲,反而更希望在有生之年裡,做更多有意義的事。」如此坦率、釋然的態度,或許和她起起伏伏的生命經歷,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

14 歲罹癌,提早體悟生命的高低起伏

生病教會 Andrea 的人生課題 :「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持續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事。」

在應該放縱青春、喧囂年少的時候,突如其來的罹癌消息,讓當時年僅 14 歲的 Andrea,很早就體會到人類的渺小。面對身心龐大的變化,她花了許多時間意會並習慣,治療期間進行了兩次手術、數次放射性治療,還曾一度因免疫力下降導致中度肺炎……持續追蹤五年後,所有病程直到她大學入學那年,確定不再復發,才正式告一段落。

「我很幸運可以痊癒!」由於幾乎整段青少年時期都在醫院度過,看著很多醫護人員對患者無私的照顧和溫暖的鼓勵,使 Andrea 打從心裡尊敬佩服,並在高中時選擇第三類組,甄選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系」,研究治病機轉、新藥開發等項目,期望有朝一日得以朝相關的領域發展。〈延伸閱讀:【逢九】「步入 30 後,更懂得放下。」划船甜姐兒黃義婷歷經兩次車禍,打掉重練「艇」進奧運

與博士學位擦身而過,投身創業再創使命

大學畢業後,Andrea 至美國休士頓 Baylor 醫學院讀博士班,專攻轉譯與分子醫學,當時在乳癌研究中心受訓的她,除了基礎課業外,也有臨床實習得隨行跟診,了解第一線醫師的操作方針、學習如何善用數據與病人做療程上的溝通。

2006 年於美國就學研讀博士的 Andrea(圖右)。

然而,正當完成博士候選人資格考並獲選美國國防部乳癌研究計畫獎學金後的博士班第四年、一切看似無往不利之時,命運卻又跟她開了個大玩笑。「這次是免疫系統出問題,不久後診斷出系統性紅斑性狼瘡。」Andrea 平淡地說,那時的身體狀況,已經惡化到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完全無法繼續做研究,與教授討論後,校方願意給予碩士學位證明,硬生生地讓她與博士學位擦身而過。

「說不難過,是騙人的。」回台做治療的 Andrea,花了一段時間平復重整。在家人朋友的鼓勵下,她不斷地思考,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還能做些什麼?還能用什麼方式,達到貢獻社會的目標?於是投入了藥廠的醫學事務與行銷策畫的工作新藥,協助新藥上市前後的企劃,2016 年自體免疫疾病再次失控讓 Andrea 再度被迫離開外商藥廠產品經理的職位。因成功之前協助淋巴癌新藥在台上市的機緣,Andrea 被延攬回台大加入血液病研究團隊,並於 2017 年偕同現台大醫院癌醫中心、清華大學電機系,組成一個跨領域、研究智慧醫療的團隊——AHEAD,在 2019 年獲得科技部價創計畫補助,隔年正式成立公司。〈延伸閱讀:女人如同優雅的緞帶!露比午茶創辦人洪怡芳:「成就女性在每一個人生角色中綻放優雅,是件很幸福的事」

運用 AI 數據,立志改善量能短缺的醫療環境

2022 年 AHEAD 於北美參與的全球生物科技展。

AHEAD 的專業在於利用 AI 開發更直覺的細胞檢測資料分析工具,幫助醫師與醫療研究人員,能快速判讀複雜數據,降低誤差、提升準確度與可再現性。如過去在血癌診斷上,人工判讀一例需要 20-30 分鐘,整份檢驗報告可能要等上兩周,但透過 AHEAD-flow 平台,平均 7 秒就能判讀是否異常,不僅大幅減少人力和時間成本,也為患者爭取到寶貴的黃金治療期。

當然,除了現階段的血癌判讀外,這個技術也可以廣泛應用於疫苗、藥物、細胞治療研發和臨床疾病的診斷追蹤。而 AHEAD 也加入了美國國家標準局 (NIST) 的 Flow Cytometry Standards Consortium,致力於促進細胞治療品管檢測標準化。Andrea 表示,團隊的長期目標是希望將觸角延伸至世界各地,包含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積極解決資源與人力的不足與分配不均的醫療環境。

即使多拐彎路,也是成就人生意義的一部份

2019 年 Andrea 於創業小聚活動演講,分享創業的心路歷程。

創業後,即使時間被切得瑣碎,每天有處理不完的事、開不完的會,必須與時間賽跑,時時考驗著耐力和精力,但 Andrea 卻是甘之如飴,她堅定地說:「這件事,就是我的使命!」〈延伸閱讀:【逢九】「逢九」必衰?心理師洪培芸教你 4 招重新認識自己,擺脫社會共識的集體壓力

回到「逢九」專題,進入 40 大關的 Andrea,對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又有什麼樣的看法呢?只見她沉思了好一會兒,接著篤定地說:「我是個『砍掉重練』很多次的人,在外人眼中,我或許一直在走彎路或岔路,但人生多數時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面對這些經歷要學會坦然,相信這些彎路或岔路都是有意義的。」

 

走過少女時期重病、和博士學位擦身而過、自體免疫出狀況、創業路上的酸甜苦辣…… Andrea 的 40 歲,早已從曲折不斷的道路上,碰撞出屬於自己的生命體驗,她也鼓勵正深陷泥沼的你我,要感激人生擁有的一切,即使遇到的阻礙不同,但總有一天,勢必會感謝這些痛苦和錯誤,因為那是正是成就自我最好的鍛鍊!

 

圖片來源:Andrea 提供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Flora Lin

擇善固執、樂觀幽默;可以發自內心地大笑、也可以打從心裡地悲傷,盡情感受每個時刻最真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