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九】「步入 30 後,更懂得放下。」划船甜姐兒黃義婷歷經兩次車禍,打掉重練「艇」進奧運

步入 30 迫使女孩褪去稚嫩的外表,抹上一層成熟女人的韻味。即便許多人抗拒邁入三字頭,可所謂「三十而立」,正因是在這階段,更讓人明瞭心之所向何在。

現年 32 歲的「划船甜姐兒」黃義婷,代表國家隊於 2016 及 2020 奧運出征,2018 年也在亞運會拿下女子單人雙槳銀牌,成果輝碩的征戰紀錄奠定她在國際的競爭力。漫長的運動生涯中,可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時而乘風破浪達到高點,卻又遭逢巨浪侵襲翻覆沉沒。

經過「大風大浪」的淬鍊,方能達到現在的心如止水

2022 東京奧運名列 20,刷新個人奧運最佳紀錄

19 歲正值巔峰期的義婷,或許是「逢九必衰」,當年出了場車禍,導致雙手脫臼,身心靈承受龐大壓力之下,毅然決然將自己「歸零」、打掉重練,運動項目也從四人單槳轉戰單人雙槳,但因訓練方式不同,加上身體狀況不佳,只好從最基礎開始把體能、技術慢慢扎根,反而越挫越勇,在一年後的首次出征,於全運會拿下女子單人雙槳金牌。

然而在選手生涯看似一帆風順時,平靜的海面再次颳起風浪,2019 年義婷不幸再次發生車禍,使椎間盤壓迫影響身體及訓練,甚至萌生退意。「不過,遇到就遇到了。」義婷反思後,認為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靜下心來,不斷嘗試與調整訓練,若感覺今天身體狀態好就往前推進,倘若嘗試過後發現不行,就放自己一天假,不求快,只要比昨天好一點點,就是進步。

「要做就做到最好。」堅持把一件事做到頂尖

亦師亦父的教練謝茂松,在划船路上成為義婷最重要的人

起起伏伏的選手生涯裡,家人和教練是義婷最大的精神支柱,從國中練田徑,轉戰到競技型的擊劍,再到划船,父親對她說的那句:「要做就做到最好。」使她決心專注划船,將一件事做到最好。訓練一年後,義婷便於 17 歲那年,在首次亞錦賽拿下兩面獎牌,奠定了專攻划船的基石。

而提到教練謝茂松的存在,義婷直呼:「幾乎是乾爸了!」原來 17 年來的父親節,幾乎每年都是和教練一起過。在準備 2016 年里約奧運時,教練面臨父親病危,卻為了陪伴義婷獲取奧運資格,選擇出國移地訓練,因而沒能見上父親最後一面。如此的犧牲奉獻,讓義婷決心「一定要帶教練去奧運!」

邁入 30 的成熟階段:年齡不該是阻力,而是成長的助力

划船超過人生的一半,船已成為比任何人都親密的存在

對運動員來說,年齡猶如流淌的河川,若不力爭上游,體能、技術則會慢慢流失,32 歲的義婷感同身受地說:「很有感!體力還在但恢復變很慢。」因此,這幾年開始會和教練討論每日訓練狀況、身體恢復情形等,也會每周進行抽血監控,利用指數查看身體疲勞程度,再量身打造下禮拜的訓練菜單。〈延伸閱讀:「逢九」必衰?心理師洪培芸教你 4 招重新認識自己,擺脫社會共識的集體壓力

比賽場上全神貫注,私底下也是保持完美形象的划船甜姐兒

至於,邁入 30 後的心理狀態,義婷則發現會「慢慢開始注意更多細節。」在訓練或比賽的過程中,會更仔細觀察技術上的細節,再做出調整;在心境上,對於以前容易生氣的事,也逐漸學會放下與釋懷;在賽場上,年輕時很容易緊張,如今也越來越能控制慌亂的情緒。而面對壓力,義婷會試圖尋求幫助,不論是找親近的人聊天發洩,或是睡前冥想、聽古典音樂放鬆療癒,都讓緊張的情緒放鬆不少。〈延伸閱讀:【逢九】歷經罹癌、錯失博士學位,40 歲 AHEAD 執行長王毓棻:「接受人生不完美,在有限生命成就有意義的事。」

2022 杭州亞運「義起艇住」,期盼拿下金牌成為台灣第一人

2022 杭州亞運「義起艇住」,期許義婷勇奪金牌

目前義婷正備戰隔年的杭州亞運(原 2022 因疫情延後),終日頂著風吹日曬,在宜蘭冬山河艱辛地訓練著。先前在 2018 亞運單人雙槳奪下銀牌的她,這次說到:「想把獎牌換個顏色!」

問義婷「如果不是運動員,最想做的是甚麼?」義婷回答:「居家整理師」。由於自己非常喜歡整理環境,所有標示都要朝向正面,甚至到朋友家也會忍不住偷偷整理,井然有序的個性,也使她在比賽時,習慣維持「完美」形象,指甲要剪乾淨外,髮尾、髮絲不能亂,一定要把髮型整理得乾乾淨淨才行。假日採訪的當天,義婷也將自己打理得彷彿要拍證件照,儀容十分整潔,襯托出標緻的五官,難怪會被網友喻為「划船甜姐兒」。〈延伸閱讀:從眼神透出對夢想執著的光芒,東奧國手連珍羚:「因為柔道讓我的人生如此富饒!」

 

義婷優雅的划船姿態下,是滲著血、強忍傷痛卻緊握船槳的雙手,即便遭風雨蹂躪、被豔陽灼燒,義婷仍目光炯炯緊盯終點線,期盼將血與淚淬鍊成金,踩著堅毅的步伐站上國際頒獎台。

 

專訪圖片來源:黃義婷經紀團隊 提供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Conan

接受不一樣的自己,努力成為心目中喜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