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點兒依賴,貪一點兒愛」《阮玲玉》:人言雖可畏,逃不過的仍是一個「情」字

「哎,我一死何足惜,不過,還是怕人言可畏,人言可畏罷了。」近一個世紀前,星途燦爛的阮玲玉在二十五歲時留下這句著名遺言,雖有真偽爭議,仍不失其傳奇性。

不同於傳記片固有的形式結構,關錦鵬執導的《阮玲玉》是由真實拍攝、戲中戲,還有紀錄揉和而成,更藉著九○年代香港影人與阮玲玉的對談,營造時空交錯的虛實感,呈現阮玲玉人生最具戲劇性的最後幾年。

在《阮玲玉》中扮演她的張曼玉曾說:「我覺得阮玲玉的骨子裡有一種講不出來的嫵媚。」但影迷萬千如她,還是躲不過「紅顏薄命」這箴言,為情所困,傾其所有仍被傷透了心,最終將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人言可畏?也許是承載不了人性的托詞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謠言與八卦了,人們總是可以隨便說說,等到真的出事了就鳥獸散,卸責地彷若純潔白蓮,出汙泥而不染,無辜地像極了自己才是受害者,就如同片中記者們在看到《新女性》中有一個小報記者的反面形象時,紛紛惱羞,直指這是刻意的侮辱與誣蔑,若是劇組不公開道歉,就會用新聞公會的力量抵制其上映,甚至詆毀阮玲玉的新聞更是窮追猛打。〈延伸閱讀:中國影史票房第三!《你好,李煥英》:逼哭上億人的母女之情,記錄屬於每個母親的花樣年華

雖有記者極力反駁,稱報章已無威信,與阮玲玉的死毫無關係。她香消玉殞後,魯迅發表了一篇〈論「人言可畏」〉,述其之死「不過像在無邊的人海裡添了幾粒鹽,雖然使扯淡的嘴巴們覺得有些味道,但不久也還是淡,淡,淡。」指新聞的威力並未全盤墜地,仍有左右更弱者如阮玲玉之流的若干力量。

阮玲玉短促的一生,看似是被社會輿論終結的悲劇,卻不盡然是開頭提到的「人言可畏」所致。幼年喪父的她是渴愛的,存有找到幸福歸宿的期望,就如電影《阮玲玉》主題曲〈葬心〉詠歎的「貪點兒依賴,貪一點兒愛」,可她遇到的男人不是無視就是要不起她的真情:貪得無厭的張達民(吳啟華 飾),始亂終棄的唐季珊(秦漢 飾),還有暗生情愫卻因前程退卻的蔡楚生(梁家輝 飾),情感一再的無所依終使她走向凋零。

愛使人軟弱,是不是也能讓人堅強?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在愛情裡,就如阮玲玉自己說的:「我太弱,我這個人經不起別人對我好。要是有人對我好,我也真會瘋了似地愛他!」〈延伸閱讀:累了,停下腳步也無妨:要有「歸零」的勇氣,才能為人生創造出更多選擇

阮玲玉與張達民和唐季珊之間情感糾葛,若是發生在普通女性身上,那可能就只是被當作茶餘飯後的說料,經過一段時間就會漸漸冷落,而這在冠上明星光環後,一切都變了味。可明星再怎麼說也是個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啊!不能說挾著名氣是人們給的,就能肆無忌憚地要求他們必須把私生活赤裸裸公開,就如張曼玉在片中訪談時的無奈回應,「當演員並不代表要把所有私事公開,別人知道後還要歪曲事實,愈描愈黑,用一種負面的態度去說,那種感覺是很痛苦的。」

在事業與情感兩敗時,阮玲玉曾以為惺惺相惜的蔡楚生會是救她出泥沼的那個人,於是鼓起勇氣問他:「你可不可以帶我走?我們去香港。」不曾想,得到的是一個怯懦的回應:「去了,還要回來的。」眼見蔡楚生無法給自己一個承諾,也熄掉了撐著的最後一縷盼望。〈延伸閱讀:「生活沒有標準答案」《沒有工作的一年》:面對低谷我們要有爬起來的勇氣,畢竟有苦有甜才是過日子

 

片中蔡楚生曾對阮玲玉說:「人有時候很軟弱,但我們都希望看到堅強的人……」若是她能拿出狠瞪汙衊母親那人的一股勁,為自己和所愛的人(母親、養女小玉)堅強一回,而不是在尋求援手未果時,選擇放棄生命,是否結局就不一樣了呢?可惜她獨獨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主圖來源:甲上娛樂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