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喜歡的樣子,去愛所愛的人」:動畫電影《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表述逃避自我的現代寓言

日本長篇動畫電影《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因為疫情影響選擇不在影廳上映,改於 6 月 18 日在 Netflix 上架。本作講述苦於單戀與父母離異的古怪少女,因緣際會下得到了能夠成為貓的面具,藉此親近心儀已久的對象、逃離如坐針氈的新家庭,卻也因此發現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獨有的意義與價值。

運用清新的畫風,呈現青澀羞怯的愛情故事,結合神秘的「貓島」設定,讓觀眾在輕鬆的氣氛中探險於編劇所構築的奇幻世界,彷彿回到初中時期,那個為著小情小愛而煩惱著的自己,再一次感受到那份年輕時才有的緊張悸動。

放棄溝通的第一步,便是說出「你不懂」 

image003
圖片來源:《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劇照

綽號「無限」的笹木美代(志田未來配音),對於父母離婚有所不解及不認同,反映了個人情緒的不滿,卻只會得到「你現在不懂」的回答,美代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只能回應:「如果我現在不懂,就不要一直和我說我不懂的事」;久而久之,選擇用笑顏來偽裝自己,用著過分的樂觀、好動的形象,偽裝成儘管如此也有著不為所動的堅強。〈延伸閱讀:「你往前走,我一定在你後面」:由電影《少年的你》看見社會角落黑暗,願每個人都能找到生命中的燭光

作為傾聽者,重要的不是能提供什麼,而是要能真正同理對方的感受,重視對方所說的一字一句,比起獲得答案,苦痛能被對方感受與體諒會更為有意義。與人的相處難免會碰到對方不能理解的情況,但在為了對方說明之前,先說出「你不懂」,其實無異於放棄了與對方的溝通,如果打從心底認為對方不會懂,那對方又有何必要藉由溝通獲得解答

用自己喜歡的樣子,去愛自己所愛的人

image005
圖片來源:《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劇照

男主角日之出賢人(花江秀樹配音),一心只想成為陶藝職人,但在母親的安排之下,不得不扮演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形象,儘管活得痛苦與不自在,卻認為「這世界充滿了我討厭跟不需要的事物,但如果我踏出這裡什麼都沒有,我也不願意這樣」對於世界的不如意,有著坦然面對的決意,也因此成了美代喜歡上賢人的原因。〈延伸閱讀:《若是一個人》是享受還是悲哀?透過 6 個角色的情緒轉折,撫慰寂寞之人的心

作為人類並不容易,每個人的生命都帶有各自的殘缺,漫長的人生歷程中也許能遇見補足靈魂缺口的人。賢人內心的堅強,補足了美代對生活的不如意與埋怨,成了她迷茫人生中的暖陽;美代的勇敢直言,補足了賢人怯於訴出心底的真實,有了誠實面對母親的勇氣。賢人以冷漠嚴肅去掩飾對於美代的感謝,美代以樂觀開朗去掩飾心中的苦痛,但二人都渴望看到的,是彼此內心的真實。〈延伸閱讀:「用善意的心去理解別人的話」:從吉卜力電影中的溫暖名言,重新找回對抗世界的勇氣

 

《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中提醒著,透過偽裝能使我們更易與人結識,但我們更應以自己喜歡的樣子,用喜歡的方式去喜歡別人。

 

主圖來源:《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