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 LinkedIn 矽谷總部來出題?她讓「這間」學院成為大數據「人才產生器」!

在這個凡事都能數位化、3C 產品充斥的時代,人們一整天上網所產出的隱形「巨量資料」,其實無時無刻都在大量流傳。而這些瑣碎的大量資訊,對於商業產品及市場分析來說都是寶貴的依據。在台灣,這些研究「大數據」的人才從哪來呢?在這個隨時充滿變動的領域,又該如何學習、與產業接軌?今天女子學邀請到東吳「巨量資料管理學院」助理教授,也是研究分析大數據的專家筱薇,來跟我們聊聊她在這個領域的努力!

Q:「巨量資料管理學院」是一個很新的領域,筱薇大概簡單介紹一下妳目前的工作內容?

A:東吳大學在 2015 年成立了全亞州第一所「巨量資料管理學院」,主要是要培養大數據的專業人才。我過去是在輔大資管系任教,研究領域都離不開資料分析與資料探勘,其實那時候就已經漸漸步入大數據研究的領域,只是當時大家比較推崇「雲端運算」等相關議題。而東吳大學非常有遠見,2013 年開始向教育部申請,率先成立了以「巨量資料」為軸心的學術單位,也剛好趕上浪頭。

以我個人目前的工作來說,大致分成教學、研究、服務、輔導四大類。主要是培養新一代的大數據人才、研究社群數據分析、社群網路探勘、參加國際會議、發表國際期刊論文、辦理國際研討會,也有演講、專欄等等。

life5
筱薇與國際學者交流

Q:大數據人才的確在現今非常炙手可熱,妳會採用什麼教學方法呢?

A:每個老師都會有自己獨特的教學風格,基本上我的課不會只有理論,而是希望「理論與實務並進」,才能真的培養出能夠解決問題的數據人才。

以我授課的碩專班為例:我和 LinkedIn 合作,直接讓美國矽谷總部與台灣東吳「遠端連線」,由 LinkedIn 大數據部門總監出題,我帶著全班同學一起解題,最後期末的簡報,再由 LinkedIn大數據部門總監與他的同事一同驗收與評分,希望能更貼近產業,並與國際接軌。

我認為,學習最重要的是「動機」,就是採用「紅蘿蔔 VS 鞭子」的概念。用鞭子創造一種「危機感」,這幾年來最好的做法,就是帶著學生出國見識,與國際學生交流,讓他們發現自己太安逸也太舒適,並營造一種良性競爭的氛圍,讓他們彼此產生激勵效果。

而「紅蘿蔔」就是誘因,像我在學院成立了一個資料實驗室(Data Lab,簡稱 DLab),會與外界合作,舉辦一些像是「隱藏版」的進階課程。時間是在晚上,而且沒有學分,但只有 DLab 的學生可以參加,因為名額有限,所以會提升學生強烈的學習動機。而這些參加的學長姊,之後也會成為大一新生內部訓練的講師,一來是一種榮譽,二來也加強他們的領導能力,而我也會帶著這些幹部,一起執行業界的案子。

student4
東吳巨量資料管理學院上課情況

Q:中國互聯網發展驚人,妳也曾帶學生到那見習,有什麼樣的觀察心得?

A:他們無論在人力、物力、財力的資源都很充足,項目落地也快,整體市場和規模很難相比;但台灣有我們自己的強項,許多中國的項目背後靠的也是台灣團隊。簡單來說,我們的人才素質非常好,但是因為中國競爭激烈,學生普遍比台灣學生有危機感,學習態度也比較積極,所以也希望透過學院的國際交流,給予學生更多外界的刺激和動力。

Q:妳覺得這份工作帶給妳最大的成就感是什麼?

A:看到這些學生非常優秀,而且很多還沒畢業就已經有工作在等著他們,因為參與了業界專案,業主都會直接指定,希望能直接帶他們回公司(哈哈哈)。所以看到學生越來越進步,加上做自己喜歡的事,又能同時為國家培育人才,能夠對這個社會有一點貢獻,我覺得很值得。

student3 new
筱薇和學生感情好,一同春遊拍下有趣合照

Q:身為專業的網路數據分析師,妳平時自己上網時會有哪些「職業病」?

A:會有一種「資訊恐慌症」,每天一定要閱讀一些趨勢性的文章,不然總覺得會漏掉什麼訊息;或是看到一些分析報告時,會忍不住去找數據來源,思考這些數據報告的可信度與效度;另外一個是因為自己有能力取得很多資訊,所以更極度保護自己的隱私(笑)!

analyze
筱薇私下也喜歡研究各種數據報告

Q:以妳的觀察,分享台灣現在的社群網路趨勢有哪些現象?

A:我認為,大方向的趨勢就是會更強調「整合性」,雖然現在社群都是自成一體、各有各的平台,像是 Facebook、Instagram、YouTube…,但就像做生意的人需要知道「人流」從哪來,唯有整合在一起,才能全方位追蹤人的興趣、行為、關係之間的流動。

而功能性的趨勢就是大家現在看到的直播;技術上,我認為 AI 人工智慧會逐漸結合社群,例如透過 AI 技術學習你的社群行為,判斷你目前的購物喜好、情緒狀態、憂鬱指數等等。我常說,上網就像「裸奔」,而且現在的狀況是,就連我老公上網,我也會被迫「一起裸奔」,因為「它」知道我是他太太,所以整天被別人拉著裸奔的感覺真的很可怕!

Q:忙碌的工作中還有小孩要顧,妳平時如何兼顧工作與家庭?

A:我很感謝我有一個神隊友。因為我和先生都是基督徒,所以我們做決策的依據不是求名、求利或任何好處,而是去思考上帝要帶領我做什麼。所以,其實我和全國老師領的薪水一樣,差別只在於內心深處的價值。

family4
筱薇感謝有另一半當「神隊友」讓她能夠安心工作

至於如何「兼顧」,我想只要內心有很明確的價值,那剩下來的,就只是次序和選擇。我覺得我從來沒有「兼顧」,因為家庭永遠都是第一,我不求凡事完美,但會盡力做到完整,最重要的是,有另一半的支持。

延伸閱讀:【各行各業的她】補教業英文老師 Candice:用孩子的高度,和孩子說話

延伸閱讀:劍橋社會心理學博士:台灣的教育應該要讓孩子有「犯錯」的機會!

Avatar

Yvonne H.

感性中帶點理性,樂觀的生活,有時又陷入悲觀思考。喜歡旅行帶給人的衝擊與想像,不會停止繼續探索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