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喜歡主掌大權?控制源自「不安全感」:時時害怕失去,擔心對方離自己而去

有一些人,在愛情裡面,很希望能扮演主導的地位,他們總是希望能夠掌握權力,讓另一半聽從他們的意見、順從他們的意思。

我必須說,這樣的心態,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好,只要兩個人處得來就好。事實上,在我共同開發、合作的交友軟體「Meet The One」當中,在透過心理量表媒合適合的對象時,就有一項是關於「衝突因應」的配對項目,在這個項目中,總共可以分成「在意對方多 + 在意自己多」的整合型、「在意對方多 + 在意自己少」的謙讓型、「在意對方少 + 在意自己少」的逃避型,以及「在意對方少 + 在意自己多」的主導型。

圖片來源:Psydetective-貓心

因此,我必須說,在愛情裡面渴望掌權的心態,並沒有絕對的好壞,而是得看妳和妳的對象之間是否契合而定。

然而,為什麼有些人會屬於渴望掌權的主導型呢?就我自己而言,我是一個控制慾比較強的人,也比較希望對方能夠符合自己的期望,而之所以會如此,我覺得和我的成長經歷有關。

被壓抑的家庭與試圖反抗的我

圖片來源:Pinterest

我出生在一個單親家庭。雖然我的父母並非離婚,也沒有分居,但他們長期處於分住的狀態。而我和我弟弟,是由我的母親帶大的。〈延伸閱讀:獨立=安全感缺乏?從家庭教育的因素探討,勇敢去認識那些隱藏已久的情緒

我的母親是一個控制慾極強的人,她的生活非常地難以變通,在她生前,她總是堅持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才肯睡覺,家事做到半夜三四點是她的日常。也因此,在 2018 年的 613 日,她在連續兩天四點睡覺八點起床的情況之下,突然心肌梗塞過世了。

她就是一個如此堅持要把事情做完的人,沒有什麼協調的空間:我和她反應水果削太多吃不完,她就會告訴我,要就吃全部,不然就再也不削給我吃;我和她說我晚上會比較晚回家,她就會很不爽,因為她堅持要先洗完衣服才能去拖地,我晚回家會讓她更晚洗衣服,然後更晚拖地,而在做完隔天的便當到洗衣服之間的空檔,她必須要等待我回家,因此會沒有事情可做。

在國中畢業之前,我是無法和朋友出門的,一直在我強烈反抗之下,她才不得不讓我和朋友出去,因為一旦她不同意,我就會用暴力的方式直接離開家,不顧她的想法和朋友出去。〈延伸閱讀:兒童抑鬱症的主因是家長造成?父母要做的,是運用溝通和教育讓孩子有能力適應現實環境

也因此,我在家裡的一切自由,都是靠著暴力爭取來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反抗的心態變得非常強烈,也十分渴望掌權:我希望我的生活可以按照我想要的樣子過,而不是被他人控制、干涉,也因此,當我在感情裡面,遇到比較強勢的女友時,我就會很容易和對方吵架。

因此在尋找另一半時,我無意識會找個性相對溫和的女孩,以避免我們之間起太多爭執,同時我也不必為因為感情的關係,再次陷入被管、被控制的生活當中。

控制的背後,來自於不安全感

圖片來源:Pinterest

對我而言,希望取得控制權的背後,其實是一種不安全感:我害怕自己被別人管、害怕自己失去自由、害怕自己必須服從於他人、害怕自己無法掌握女友的行蹤。

正因為我媽媽很做自己,在我小時候,我是永遠不會知道她的行蹤的。她的手機只用來打電話,不用來接電話,她只有要打電話的時候才會開機,撥完電話之後就會關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她在哪裡。〈延伸閱讀:拯救無聊又苦悶的育兒生活!試試這 5 個在家也能培養親子感情的小事

也因此,長大了之後,我也很害怕我不知道女友的行蹤,面對逃避依附的女友,會讓我非常沒有安全感,便是因為我有個逃避依附的母親,讓我常常無法得知她幾點會回家,有急事也連絡不上她。

有些人或許會覺得我的控制慾很強,但我不覺得這是一件需要被改變的事情,一來這是很難被改變的,二來只要我遇到比較順從,同時也會常常主動和我聊天、和我分享日常生活的女友時,我就不會感到焦慮,也會得到充足的安全感。因此,我並不覺得我非得改變我的控制慾不可,因為一旦對方是個穩定的人,那麼我的控制慾自然而然就會消失:對於焦慮依附者而言,只有處於不可控的環境中,依附系統才會被開啟,才會激發「過度反應策略」,瘋狂地找尋對方的蹤跡。

 

這也是我在我的書籍《找回 100 % 安全感:情場與人際的正向依附練習》與文章中一再強調的:真正重要的不是把不安全依附硬掰成安全依附,而是找到一個可以給妳安全感的環境與一個可以給妳安全感的伴侶,妳自然而然就會變得不需要常常開啟依附系統,時常處於有安全感的狀態之中了。

 

主圖來源:Pinterest

本文由「 Psydetective-貓心」撰寫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