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 Story】夢想系藝術家 黛兒:懂得接納自己的軟弱,讓我學會如何更愛自己!

懂得接納自己的軟弱,勇敢正視自己的缺陷,才能學會如何好好愛自己。2012 年被診斷出罹患「紅斑性狼瘡」的她,決定辭掉工作創立「品客黛兒 PINKDALE」手繪品牌。今天「女子學」邀請「夢想系藝術家」黛兒,要用自身的故事,來鼓勵有夢想的人勇敢追夢。

Q:黛兒是非科班出身,怎麼走上繪畫這條路的呢?

A:我從小就沒有在正規的畫室學過,但是一直都很喜歡畫畫,小時候家境不是那麼好,都是透過參加比賽來得到免費的畫紙和畫筆。國中時雖然考上美術班,但因為當時那種「比較的文化」,開始在過程中自卑起來,讓我失去了對創作和畫畫的熱情。

人生第一次畫靜物素描是在考國中美術班那天,可能是看上我的創意吧,總之我錄取了,也很認真的學習,在過程中獲得許多技能。但是每次畫完水彩素描後,老師都要我們把畫一字排開在走廊上,接著一張張評點指教。因為家境的關係,我是一個自卑感很重但自尊心很高的人,很想努力畫得和別人一樣好,久而久之在這種壓力下就失去對畫畫的熱情,也覺得自己好像不是當畫家的料。一直到了三十歲,在信仰中更認識了自己,才又找回起初對畫畫的喜愛。

dale3
黛兒的畫作中,充滿了溫暖與希望的寧靜感

Q:哪一種繪畫方式是妳最喜歡的?為什麼呢?

A:我特別喜歡水彩,但我國中畫得最不好的就是水彩,妳越努力的去控制它就會越失控。因為水彩是所有媒材中最難畫得好的,妳沒辦法層層疊上,初學者就會容易陷入一種「畫不好、洗掉再重畫,怕畫太重不敢下筆又加水」的無限輪迴中。

其實我很開心沒有因此放棄畫水彩,當我更認識自己、看見自己所愛,不再被「覺得自己不夠好」的評價框住後,我更愛水彩了!開始去享受不控制水彩流動的感覺,而且更期待每一幅作品的獨一無二。

Q:妳繪畫的主題通常是什麼?希望從自己的創作中,傳達什麼樣的訊息呢?

A:我創作的主題一開始與夢想有關,2012年我創作了第一本繪本《飛翔吧!啾啾!》內容是透過認識自己而遇見夢想。【華視新聞雜誌】曾經做過一個單元叫「收養爸媽 遇見天使孩子」,我們是影片中第二對分享的夫妻,而在我的繪本中,也有提到一對人類夫婦收養了藍鳥啾啾,不過那時我們根本沒想過自己會收養孩子。

其實一開始成立「品客黛兒 PINKDALE」這個品牌,就是希望可以去更多的弱勢機構,鼓勵一些在弱勢環境中成長的孩子。即便他們成長的環境不是很好,但一樣可以認識自己擁抱夢想。因為我自己曾經也因為家庭的關係,覺得夢想離自己太遙遠,所以希望透過自身的故事鼓勵大家。後期的話,創作風格就比較多偏向心情療癒,關於生命等主題。我期待自己的作品可以鼓勵別人、給人勇敢、盼望和愛的力量等等。

Q:妳認為 30 歲前的妳,和 30 歲後有什麼樣的轉變?

A:2011年開始,30 歲之後的我更懂得接納自己的軟弱,而 2012年時,發現自己患有紅斑性狼瘡這個免疫系統的疾病,更讓我學會了如何軟弱得很自在,真正的愛自己還有疼惜自己。

dale
黛兒學會接受自己的軟弱,才能更加愛自己

Q:那妳如何在家庭與工作之間取得平衡呢?再加上因為這個疾病,妳應該不能太過勞累?

A:2015 年孩子來到家裡以後,我大量的減少了工作量,這兩年多來也都是以照顧孩子為主。雖然透過創作祝福他人是我美好的夢想,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夢想,就是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因此孩子來到之後,一直在經歷「不能全部都想要」的拉扯,也發現自己很需要成就感。幸好在老公與婆婆支持下,讓我能夠在家庭與成就感之中取得平衡。

Q:妳最想感謝的一個人是誰?

A:應該是我老公吧,他從我 2012 年決定辭職專心做「品客黛兒」時,沒有第二句話的支持我,又接著發現這個疾病,他哭泣的樣子我現在都還記得,也一起攜手度過到如今我的身體狀況逐漸穩定。孩子來到之後,他也開始越來越謙卑的自我調整,不只努力不當豬隊友,也很認真的在支持我的夢想,讓我能安心的軟弱、自在的兩光(哈哈),不斷地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無論是家庭或者是我的夢想。

dale5
鼓勵人們追夢,黛兒要當一個激勵人心的夢想系藝術家!

Q:接下來的人生階段,妳對自己未來有什麼期許呢?

A:我希望能夠繼續的自在做自己,真誠的面對每一個人、每一件事情,懷抱著單純的心去感受,並化為圖畫去影響世界上每一個願意被影響的人。有機會想要再創作繪本,希望是以收養或其他生命經驗為主題,創作出觸動人心的作品,繼續成為一個可以激勵人心的夢想系藝術家!

延伸閱讀:【各行各業的她】罕病傷友身後那股堅定溫柔的力量-脊損基金會公關主任劉咪

延伸閱讀:【各行各業的她】瑜珈老師 Ashley:這座城市已經夠複雜,簡單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Avatar

Yvonne H.

感性中帶點理性,樂觀的生活,有時又陷入悲觀思考。喜歡旅行帶給人的衝擊與想像,不會停止繼續探索世界。

3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