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紀律的「食」文化:個性拘謹的德國人,就連上菜順序也很講究!

女子學編輯室:

德國人吃的一點都不複雜,但是一定要有「規矩」。不但硬體要求排列整齊,連菜色內容也有一定的習慣與要求!相對於廚房機械的複雜性, 請德國人吃頓飯就不算是一件太具挑戰性的事情。〈以下摘錄自《這就是德國人》〉

德國人吃的一點都不複雜,要複雜也不過是主菜之前加個湯跟沙拉,飯後多個甜點或雞尾酒而已。剛到德國被款待時,以台灣舌頭的宴客標準,很驚訝德國人待客桌上的「簡素樸實」。而我認識的幾位德國法律系教授從台灣旅行回來,掛在嘴上的鐵定是:「一大桌的菜呀,十幾種呢,都不知道該從哪一種開始吃啊!」宴請過德國人的台灣同學也幾度告狀:「怎麼德國客人會認為太多主菜而『不知道該怎麼下手』呢?」

簡樸的宴客風格

a1
圖片來源:太雅出版社

德國人生性節省, 耿直不搞花樣, 即使吃食也一樣。德國朋友請吃飯通常是沙拉, 再加主食一道, 甜點在後, 量一定夠,但是很少有像台灣一般的十多樣讓人挑。以我家鄉的宴客標準,台灣人的宴客菜對德國人來說都太多,多到不知如何下手。而這個「不知如何下手」除了彰顯出德國與台灣完全不同的飲食、宴客跟上菜法則,也再度點出德國人的條理性。如果主食有好幾道,德國人是會一道一道上,吃完這道才上下一道;否則以台灣的「亂數快熱上菜法」,確實是太挑戰德國人的循序漸進了!〈延伸閱讀:別煩了!試試來趟異國「減法旅行」,在極簡的山林小屋斷捨離壞情緒吧

挑「食」不「挑食」的德國人

德國人吃飯簡單,不見得就沒有「規矩」,我在第一次請客時就發現了玄機。雖然這位德國室友事前強調他可不「傳統」,見過了一些「世面」,葷素不忌,最好來點我的家鄉味。於是我上了鹽酥蝦、麻婆豆腐跟酸菜肉絲,那位學機械工程的德國室友帶了一瓶白葡萄酒出席。結果,鹽酥蝦就令他吃驚,說「沒看過帶殼有腳的蝦」,當然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殼剝蝦。麻婆豆腐呢,把他嗆咳得眼淚鼻涕直流,從此我知道,德國人真的很不能吃辣。最後只有酸菜炒肉絲了,他眼紅鼻嗆地直誇這道菜好吃,而也就那一道菜他能吃了。〈延伸閱讀:Women’s Day!三八婦女節的由來原來如此呀:這是屬於慶祝「麵包與玫瑰」勝利的節日

a2
圖片來源:太雅出版社

難怪德國市場裡的魚頭、豬蹄、雞腳不是賤賣,就是根本當廢物處理。德國人說到吃,最好是有殼有骨的都不要,直接從盤子入口就能下嚥的最好。有腳的也不行,不管是雞腳、鴨腳或豬腳。內臟也千萬不要上桌,有頭、有刺的更必須剔掉。他們的舌頭從小沒有經過「挑骨」訓練,這些東西入口都難以下嚥。我家德國相公第一次跟我回台灣見爹娘,就因為一口魚刺讓他咳了 20 分鐘,嚇得我阿嬤差點叫救護車呢!

宴客禮儀一點不能少

德國人宴客禮儀會在事前問客人是否素食、能否吃辣、有無不吃或過敏的食物,而客人的禮貌則是問要帶什麼禮。德國人通常很直接,也許會要你帶一道點心;說什麼都不必帶的,還是帶一兩瓶酒赴宴吧!德國人習於規劃得仔細,在正式邀請函中尤其看得出來。邀請函內不但會說明受邀對象、原因、舉行地點,甚至還會加上地圖以及想要過夜的附近旅館電話,另外加附回條,請受邀者及早告訴主人會不會缺席,鉅細靡遺。〈延伸閱讀:最不愛工作的民族:法國年年放 5 星期有薪假期,公司大方關門讓你度假去!

 

主圖來源:Pinterest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Avatar

Emily Peng

偶爾悲傷,盡量善良,做一個臨淵羨魚的人,讓內心湧起的浪花成為推動的力量,相信隨著時間的疊加,終會拼湊出生活的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