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腦神劇《我想結束這一切》:穿插現實與虛幻間的殘酷現實,提點人性的深層省思

《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講述一對交往數月的男女 Jake (Jesse Plemons)與 Lucy(Jessie Buckley 飾),一起駕車前往父母在郊外的農莊的詭異經過。

故事由女生的角度出發,車外是大風雪,白雪紛飛,她與男主角天南地北,說到自己作的詩、說到人生的意義、說到她讀到的一些作品,心中卻不斷唸她想結束與 Jake 的關係。直到他們到達了父母的小屋與農莊,屋內的一切卻十分怪異。

回到家中,Jake 卻先帶 Lucy 來到家中的農場,看門前死掉的兩隻羊,在風雪中結了冰,到了春天才會處理屍體。他又讓她看豬圈中的豬,指牠們攤在那兒一動也不動,因為肚內生滿了蛆,蟲子正在一口一口,慢慢把豬活活吞食。終於走到屋內,Jake 父母卻十分神經質,屋內的小狗的臉是朦朧一片、看不清樣貌,客廳中竟有她兒時的照片、地牢內不可告人的秘密,甚至 Jake 一直未肯讓她離開⋯⋯

很多人認為《我想結束這一切》也是一個愛情小品,看畢兩小時的電影,卻發現這是一部「燒腦神作」,勉強是一部沒有勇氣展開的愛情故事。影謎分享,最少看兩次,還要看完原著小說才夠原汁原味。

謎團大解密,人生沒有太多「如果」

圖片來源:《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我想結束這一切》整部電影都是發生在男主角 Jake 的腦內──一切都是他想像的人生:「要是當初我有勇氣這樣做,結果會不會不一樣?要是我有勇氣約會那女生,人生會不會美滿一點?」〈延伸閱讀:對自己的欺騙,是最棘手的騙局!透過電影《愛的詐欺犯》看見對愛渴望的原貌

電影雙線行走,一是校工的片段,這才是現實;二是 Jake 與女友一起回家的情節,這全然是 Jake 的想像。女友在戲中開初被叫「Lucy」,後來又叫「Lucia」與「Louisa」,一時是畫家,一時又是科學家。

20+ 我們夢想成就:到頭來發現自己根本一事無成

圖片來源:《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我想結束這一切》的劇情詭譎,因為一切都是老校工的幻想──他對雙親的看法、他們老去並失去自理能力,他作為照顧者的感受;他對自己的期望,他期望自己可以成為畫家、有成就的人,最後卻只是校工;他幻想有一個聰慧、深交的女友,現實中他卻沒有勇氣開口結識女生,結果只成一個寂寞的校工,天天看活力無比、前途無可限量的中學生,對比自己的失敗與絕望。而從頭到尾,「Lucy」──即 Jake 的理想不斷地喃喃自語:「我想結束這一切。」都是尋死的聲音。劇中有一句對白:其他動物活在當下,人不能,所以他們創造了希望。而沒有希望的人,是不是跟動物沒兩樣呢? Jake 最後徹底絕望,走上不歸路,光着身子,跟著那頭生滿蛆蟲的豬,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延伸閱讀:每段青春都有故事,每個故事都有遺憾。動畫電影《詩季織織》:韶光已逝,願我們都不輸給時間

原著小說:Jake是殺人犯,殺死了只見一面的女主角?

圖片來源:《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改編自同名暢銷小說,《我想結束這一切》原著為 Iain Reid 。不少人看完電影後,都對原著小說大感興趣,筆者「入手」前看書評好壞參半,評價兩極。有人說,完全是浪費人生寶貴時間;有人則說,是他看過最好的書。不過,可肯定的是,《我想結束這一切》比電影更緊湊,甚至不用兩小時便能看完,故事與電影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最大差別在於結局:那校工在房間中找到他們。他給她一個鐵衣架,說:「我想結束這一切。」她同意了,拉直了衣架,把尖銳的一頭插向頸項。當她流乾血時,他說:「從一,歸一。」〈延伸閱讀:錯過是為了再相遇!《日間演奏會散場時》獻給成熟大人追求愛的勇氣:未來也有改變過去的可能

跟電影一樣,讀者們各有不同的解讀,有的認為 Jake 這老校工有多重人格,整本書就是討論他應該結束自己的生命;也有細心的讀者留意到那女生(即電影中的 Lucy,她在書中沒有名字)身上的血跡,指她其實曾真實存在,只是被 Jake 殺死了,因此成了他幻想的一部份。

 

編輯看完電影後,本來覺得不是很舒服,討厭這種「幽閉型」的作品。人生是不是斷走下坡,我們只是星塵,只是旅人,何必執著?可後來想了又想,讀了又讀,或許這正告訴我們,實踐夢想有代價,甚麼都不做也有代價,人死後歸於塵土,可不也是春泥使萬物成長嗎?

 

主圖來源:圖片來源:《我想結束這一切》劇照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女生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香港01

香港01

《香港01》提供一系列生活、娛樂、新聞資訊及生活應用服務,致力打造屬於每個人的數碼生活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