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比妖怪還可怕」《妖怪合租屋》:勇敢面對自己的脆弱,不迷失在慾望之中

急促的腳步聲,被死命拖著的行李箱發出快氣絕的吱嘎聲,一名狼狽不堪的女人用盡全力地奔跑,想甩開追著不停的討債者,一心想著只要逃到男友家就安全了,而在她到達的那一刻,男友的真面目也不藏了,得知被騙的女人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不知不覺地走到一間神社,然後再也支撐不下去的她,昏了過去,這時一個戴著單眼罩的神祕女子把她帶回家照顧……

人要活成什麼樣子,才會連妖怪都同情呢?日劇《妖怪合租屋》的目黑澪(小芝風花 飾)極度害怕被討厭,想講的話都不敢講,就怕說錯話,靠著讀空氣、小心翼翼地過活。這樣無自信可言的女主角,被賦予的人設可不只有如此,沒有很慘,只有更慘,為渣男背黑鍋丟掉工作,被騙走錢財,最終無家可歸,根本就是窮神的化身,身上唯一正面的只有單純到無可救藥的善良。

不過,也就是因為這份善良,住在神社一角合租屋內的妖怪們,掬了一把又一把的眼淚,因為可憐她沒有住處和工作,就讓她住下來,直到找到工作並有錢可以租屋,前提是不能對外說出合租屋的祕密。在這段合住的日子裡,發生了許多麻煩事,澪也在一次次的事件中漸漸成長。

真正可怕的是充滿惡意的人心

圖片來源:《妖怪合租屋》劇照

《妖怪合租屋》隨著不同集數,會以澪所發生的事情為引,巧妙安排有相同際遇的妖怪登場呼應某種社會議題。每當「很久很久以前」此句話落,就會以誇張劇場式插畫將當集出現妖怪的故事娓娓道來,然後澪藉著妖怪們的幫助,讓壞人自食惡果。

「醜陋的人心比妖怪還要可怕」是此劇想傳達的道理,雖然角色是面目醜陋的妖魔鬼怪,走的卻不是靈異恐怖風格,而是帶點搞笑元素的黑色喜劇。除了針砭社會亂象外,特別的是,劇中的妖怪會用自己的專長去工作,融入於人類社會之中,其實不論是人類還是妖怪,皆有惡有善,要懂得去辨別事物的本質,而不是被金玉外表所欺騙。

劇末,不再是以日劇常有的傳統公式收尾,而是述出「女性不一定要符合社會框架才行」的理念,逐漸「妖怪化」的澪,不僅象徵著她愈來愈堅強,勇於面對脆弱,不再逃避問題,更顯示就算不依賴男人,也能靠自己活出想要的樣子。〈延伸閱讀:生死無常,你能為愛付出到何種地步?想像無窮的《鐮倉物語》,透過奇幻怪誕重新演繹黃泉世界面貌

能不迷失在慾望之中嗎?

圖片來源:《妖怪合租屋~回歸奇譚怪~》劇照

在第一季劇末,澪志得意滿地離開妖怪合租屋,要去外面闖盪一番,結果還是被現實打敗,而灰溜溜地回到合租屋。第二季以這樣的開場拉開了序幕,與第一季相同,還是藉由不同的妖怪故事引出深思之處,不同的是,焦點不再只是個人成長,而是更廣泛地探討「慾望與現代文明」帶來的問題。

原本單純的妖怪,為了在人類社會站有一席之地,用自己的專長勤奮地工作,但時間久了,被慾望蒙蔽而黑化而不自知,最後也在澪與合租屋的妖怪們幫助下,找回他們的初心。〈延伸閱讀:【高畑勲影展】《平成貍合戰》:用純稚的視野、童趣的話語,看向瞬息萬變的世界

這些墮落的妖怪們就像是在申訴現代化所造成的傷害,人類過於依賴文明科技帶來的便利,更沉陷慾望之中無法自拔,失去了自我,而這也連接到了第二季開頭,原本「想以一己之力完成作家夢想的澪」,當初的目標在現實的磨礪下變成執念,最終迷失在「想成為作家」的道路中。〈延伸閱讀:小新竟然不是野原家的小孩?《蠟筆小新:幽靈忍者珍風傳》父母心才是世上最強的忍術

 

在社會之中,我們會面臨許多的挑戰,也許它們會擊得人潰不成軍,但也有可能讓人不斷地成長,只是在這條漫長的人生道路上,要怎麼仍保有自我初心?這是我們要去慢慢摸索的。

 

主圖來源:《妖怪合租屋》宣傳海報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