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鞍華三遇張愛玲。《第一爐香》:再現戰時香港的風華年代,愛上渣男萬劫不復的悲慘愛情!

2021 年上映的中國電影《第一爐香》,改編自張愛玲於 1943 年發行的中篇小說《沉香屑·第一爐香》,更是導演許鞍華繼《半生緣》、《傾城之戀》後,三度改編現代文學巨擘張愛玲的作品。電影以 30 年代末的香港為故事背景,講述上海女學生葛薇龍,為躲避戰事而逃向英屬香港,無奈生活所迫只好投靠關係不陸的姑媽,展開了酒氣財色、紙醉金迷的新生活,並愛上了不願對伴侶許下承諾的浪子喬琪喬,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愛情死結。

從《傾城之戀》、《半生緣》,到年初上映的《第一爐香》,對於已獲柏林國際電影節、威尼斯影展、金馬獎等指標性獎項肯定的許鞍華來說,再再顯現她對張愛玲的熱愛、執著。猶記得《傾城之戀》因改編原著結局,成為書迷眼中的一根刺,《半生緣》縱使普遍有好評價卻難獲市場肯定,換句話說,藉由電影呈現張愛玲那鮮豔卻陰翳、細膩且獨到的筆下世界,實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更可見李安導演的《色戒》能達到雅俗共賞的成就有多不易。

「我不能答應你愛,但是我能答應給你快樂。」

彭于晏在片中飾演世紀渣男喬琪喬。

在《第一爐香》選角公布時,書迷對於演員與角色的形象不盡相符頗有微詞,尤其以《七月與安生》馬思純飾演的葛薇龍,與《破風》彭于晏飾演的喬琪喬嫌棄聲量最大。就以筆者的觀點來說,演員外型與原著描述出現誤差是無可厚非的,畢竟電影涉及商業考量與演員成熟度的問題,該注重的仍是在於角色的靈魂,以及能否自然演出角色間的火花與感情。〈延伸閱讀:飽受壓抑、背負社會期待的包袱消失了嗎?3 部詮釋女性主義的時代電影,點出女權渴望的萌芽與希望

電影中,喬琪喬入夜潛入葛薇龍的閨房,卻只見心事重重的葛薇龍蜷縮在角落,她那焦慮卻微露一絲期盼的眼神,演活了因陷入萬劫不復的迷戀,而產生徬徨的掙扎。喬琪喬一句「我不能答應你愛,但是我能答應給你快樂。」可謂為上個世紀的渣男金句;喬琪喬不願回應葛薇龍的承諾邀約,只想著用目光吞噬袒露肌膚的葛薇龍,眼中閃爍的是對尋歡洩慾而迸生的火花,可在葛薇龍眼中,卻是愛得義無反顧的炙灼烈焰。〈延伸閱讀:「在愛裡,我們都曾無可救藥的偏執。」品閱《華燈初上》6 大角色,揭開燈紅酒綠下的渴望與辛酸

「最該忌諱的那就是你愛人家,人家不愛你。」

涉世未深的馬思純遇上彭于晏,立刻墜入愛河。

梁太太作為葛薇龍的姑媽,卻僅是將葛薇龍收為梁府的交際花,利用其引誘青年男性以供其捕食的誘餌,甚至培育葛薇龍將其獻給摯友司徒協。面對姑媽的所作所為,葛薇龍並非是懵懂無知如提線木偶任其操弄,曾有機會離開香港、對喬琪喬始終能夠拒絕的葛薇龍,雖是寄居於姑媽家中,卻仍保有為自己做決定的權利,葛薇龍清楚地知道明知該往正路,卻頭也不顧地做出踏向偏路的抉擇。

從《金鎖記》曹七巧、《傾城之戀》白流蘇,到《第一爐香》梁太太及丫環睇睇、睨兒,張愛玲筆下的女性角色,普遍有著滿是委屈的悲慘婚姻;而為愛不顧一切的葛薇龍,看似擁有自主權能夠掌管人生一切,實則抑是踏入一段滿是無法獲得幸福的婚姻關係。許鞍華導演透過鏡頭,讓葛薇龍片尾倚窗的大喊成了錦上添花,為張愛玲筆下諷刺晦暗的悲劇結局,灌注了綿延而伸的惆悵無奈。〈延伸閱讀:見傳奇才女張愛玲的兩段情緣,看愛情最真實的面貌:妳的犧牲奉獻真的值得嗎?

 

電影版《第一爐香》未必盡如書迷所預想,但演員在戲中眼神、肢體透露的情慾流動,能夠忠實呈現張愛玲筆下的角色靈魂,或該拋下網路上的評價親身體會此片,不只看見 30、40 年代的香港風華,更是透過許鞍華的鏡頭,穿越時空遇上張愛玲。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