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畑勲影展】不能只是「活著」嗎?《輝耀姬物語》:人若無法走向「自己」,擁有再多也是虛幻的假面幸福

「這是我的命名宴吧?怎麼我會獨坐在這裡呢?」接著簾外賓客的不屑話語傳來「什麼公主,不就是買來的!」那一刻,輝耀姬再也按捺不住情緒,捏碎了酒皿,如鬼魅般悲鳴,衝破一扇又一扇的門,褪下一件又一件的華麗衣裳,然後一身襤褸地回到深山中,卻不料人事已非。但這終只是一場夢,一場無力改變現實的內心逃脫。

「命名宴時無奈自嘲的輝耀姬」是編輯觀賞完《輝耀姬物語》仍久殘心間的一幕場景。這段風格丕變宛如驚悚片,乍看似是令人滿懷疑問的衝突感,高畑勳導演將輝耀姬內心的迷惑、渴望……雜陳的煩悶之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圖片來源:STUDIO GHIBLI

《輝耀姬物語》是吉卜力工作室的動畫導演高畑勳重新詮釋日本經典文學《竹取物語》的動畫電影,概略的故事是以划竹為生的老翁在竹林中撿到了女嬰後,接連在林中發現大量金子與華美衣物,便認為這是上天要讓她過著好日子,於是老翁建豪邸、找人將她培養成高貴公主,並期望將其嫁與達官顯要。對他而言,只有如此才是女人通往幸福的唯一路徑,可真的是這樣嗎?

給他人不想要的幸福是變相的情勒

圖片來源:STUDIO GHIBLI

咚……咚……划竹的聲響中,帶來了輝耀姬的降臨。老夫婦起初有的是看著孩子逐漸成長的純粹喜悅,直到划竹老翁取得財物後,一切變了樣,為了達成上天的期盼(自己的解讀),一句又一句的「這是你想要的幸福吧?」將原本在山林間自由奔跑、眼中布滿光芒的「竹子」,一步一步推往囚於豪邸、心若死灰的「輝耀姬」。

有些人總是以愛之名將自己認為的「幸福」強壓在他人身上,也許是懷著真切美意地為其著想,但在沒有彼此溝通,真的去瞭解對方所定義的幸福,再好的給予也只是變相的情勒束縛,正如輝耀姬曾堅定地對父親說:「要我當妃子就殺了我吧!或是等你封官後,我再自殺。」這段對話聽來殘酷,卻表露出諸多被情感關係控制者的心聲。

沒有誰是誰的附屬品

圖片來源:STUDIO GHIBLI

原先認為輝耀姬不過就是卑微存在的皇親國戚,在聽到為其命名的齋部秋田對她花容月貌的無比讚頌,便爭先恐後地去追求。面對來勢洶洶的獨佔之慾,輝耀姬自覺「不是誰的附屬品」,更遑論是他們口中的「稀世珍寶」,於是要求他們分別找到這些傳說中的珍寶,想以此逼退他們。

不管處於哪個時代,女性只能走向淪為附屬物的命運嗎?其實無論男女,都要如輝耀姬那般為自己的身體、靈魂自由而搏鬥,擁抱自己存在的價值。〈延伸閱讀:飽受壓抑、背負社會期待的包袱消失了嗎?3 部詮釋女性主義的時代電影,點出女權渴望的萌芽與希望

只是想「活著」,而不是成為虛假的自己

圖片來源:STUDIO GHIBLI

原以為會知難而退的皇親國戚仍不死心,不惜用假貨蒙混、面臨惡難,甚至賠上性命。在知道有人為得到自己而喪命時,輝耀姬徹底崩潰了,「庭園是假的,欺瞞的小村莊是假,我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她大肆破壞精心打造的庭園,毀去懷念故鄉的造景,再也無法用自欺假象麻痺自己,無力地喊出「我的存在會為他人帶來不幸」。

「我……生下來就是為了活著啊……!就像鳥兒、野獸那樣……」循著自然軌跡成長,一如四季的變化,嘗盡人生中的喜怒哀樂,輝耀姬最終明白不將他人的期盼堆累成虛假的自己,不走他人認為的幸福之路,而是自己定義幸福。〈延伸閱讀:【高畑勲影展】七年級生的感人回憶:細膩動畫《螢火蟲之墓》,無情戰爭下草民寫實

圖片來源:STUDIO GHIBLI

不似片中開頭母親那句「好漂亮的人偶」的虛假美麗,輝耀姬在其短暫的人間時光始終追求活出「真實」,就如她反駁月宮仙人時所說:「這裡一點也不汙穢!無論喜悅或是悲傷,這片土地上的生物全都散發光彩。」也許我們所經歷的一切並不完美,但細究其中豐富滋味,最終會尋到屬於自己的溫柔詮釋。〈延伸閱讀:【高畑勲影展】《兒時的點點滴滴》長大再看才明白的那些事:與自己和解,忠於心之所向

 

主圖來源:STUDIO GHIBLI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