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人生的皮克斯動畫──《靈魂急轉彎》:找尋活著的熱情,而非緊抓活著的目的

2020 年上映的動畫電影《靈魂急轉彎》,全片由皮克斯動畫工作坊製作,並予曾為《腦筋急轉彎》、《天外奇蹟》掌鏡的導演彼得·達克特和肯普·包沃斯共同執導。不論是《天外奇蹟》講述對回憶的執著,或是《腦筋急轉彎》探索情緒調和的必要,皮克斯動畫總是以柔和飽滿的色調、處處可愛的筆法,包裝沉重晦澀的啟示,畫出人生各種情感層面的難題。

《靈魂急轉彎》講述懷抱音樂夢的音樂老師喬·嘉德納(傑米福克斯 配音),卻在實現夢想的路上走得極不順遂。正當他將要妥協,準備接受學校提供的正式合約時,意外地得到為知名爵士樂隊演出的機會;世事難料,鴻運當頭的他卻發生了意外,使肉體陷入了彌留狀態,而靈魂也將要轉世、投胎。當夢想正要起步,喬意會到自己正在面臨死亡,因此勇敢展開了討回人生的冒險。

讓人忘記出生的創傷,是宇宙所給予的第一個贈禮。

圖片來源:《靈魂急轉彎》劇照

《靈魂急轉彎》中,喬逃脫了靈魂的終點,意外來到了「人生研討會」──為了賦予新生靈魂的投胎先修班。在這裡,只要新生靈魂得到了被賦予的個性,並尋得屬於自己的「火花」,便將可投胎重返人間。偽裝成人生導師的喬,為了換取千年頑魂「22 號」的個性表,因此協助他找到屬於他的火花。〈延伸閱讀:長大後才懂的 3 件幸福小事:藏在日常裡的平凡小確幸,我們能活在當下就是一份奇蹟

電影內的空間管理者提到:人出生並非是一無所有,而是在最初便已具備了屬於自己的天賦與個性;然而除此之外,轉生前的執念與悲傷,都將在新的生命階段中抹消。編劇與導演在電影中建立的獨特觀點,用真摯浪漫的方式解釋萬物生死運行的邏輯,而非僅是使用殘酷的悲劇,狹隘地強調珍惜生命。

每個人都將初次面對自己生命的消殞,電影所建立的美好想像,使死亡不再因陌生而予人恐懼,觀眾除了惋惜主角的遭遇,更鳴起了各人對生命不同的共鳴。〈延伸閱讀:「大哥沒有輸!」《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在生命的短暫與脆弱中,綻放比焰火更為熾熱的光彩

「火花」是活著的熱情,不是活著的目的。

圖片來源:《靈魂急轉彎》劇照

巧合與意外所造就的美麗錯誤,使 22 號附身到了喬留在凡間的身軀,對於人世感到厭惡的他,卻在逐漸的習慣中,看見了日常這些被喬視為稀鬆平常的美好。正當經歷了失去,喬終於意會到那些被他人生中的火花,不是成為一個演奏家的志向,而是在與周遭他人的相處,細細品味方能感受的生活熱情。〈延伸閱讀:情感,才是超越時間的存在。《在咖啡冷掉之前》:日系溫馨小品,道出段段奇幻離奇與聲淚俱下的故事

電影中,喬對母親說道「我不想要若我今天死去,生命只剩下一片空白。在追尋自己的夢想時,總會在勞碌奔波中迷失初衷,那份初衷不是年少輕狂的狂妄或是理想,而是填滿時間、豐富人生的整段過程。電影講述的,是每個在徬徨中捨本逐末的警示,每個靈魂都得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方向,絕非只看見人生目標,為了目的而活著。

 

得到肯定、獲得讚譽,夢想實現的喬卻感受不到快樂,方才真正理解了為何魚早已身處海洋,卻認為那只是水的不滿足。《靈魂急轉彎》相較皮克斯先前的作品,畫面呈現、故事哲理都有更為晦澀艱深的意義,它不只是部可愛搞笑的親子電影,而是透過共鳴所生的陣陣沉痛,獻給每個大人的現實童話。

 

主圖來源:《靈魂急轉彎》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