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在不能說愛的年代,為愛頑固與世界對峙

2020 年上映的愛情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作為台灣影史首部票房破億的同志議題電影,於金馬 57 奪得「最佳攝影」、「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兩獎肯定,即便是在國片大年,也難以掩蓋它的光芒。電影主題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更因唱出劇中角色心聲,吐露無法成全愛人的無奈,一舉登上各大 KTV 點播排行榜。

本片以民國 76 年的台灣為舞台,該年我國終於解除長達 38 年的戒嚴,在這歸還自由予人民的年代,新觀念卻仍常與權威時代的習慣產生衝突,尤其是被視為禁忌話題的同志議題。電影不以恐同者的惡意表示他們的處境艱辛,而是以阿漢與 Birdy 二人對自己情感的壓抑,強化了不為時代所接受的無奈,以惆悵填入浪漫的粉紅泡泡,一旦戳破便徒留苦水。

我們的世界,不像你說的有那麼壞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有著市場普遍的愛情片情節,且選角以俊俏的年輕演員,演出如詩如畫的夢幻情節,不只以同志為目標客群,更吸引了憧憬耽美作品的粉絲,作為商業電影其策略相當成功。劇中,插入了陳昇的《擁擠的樂園》、蔡藍欽的《這個世界》,大量結合當時的流行文化,營造出甫脫離權威統治的反動情緒,為電影定下頑固對峙的基調。〈延伸閱讀:年度催淚國片《親愛的房客》:「一樣是全心全意地去愛,需要分正常和不正常嗎?」

電影中段,阿漢與 Birdy 在軍歌比賽中,大膽演唱流行歌曲《這個世界》,其中唱到「我們的世界,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藉由歌詞透露兩人即便處境艱辛,仍堅信世界並非只有醜陋的那一面;可惜的是,創新的表演內容不獲評審教官所青睞,甚至以「靡靡之音」貶低了眾人的努力,間接透露了社會對於新思維的排斥。

受現實壓抑,只能藏起來的愛意

圖片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晚安的羅馬拼音「WANAN」,更可諧音為「我愛你愛你」以表示愛意,在當阿漢知悉此時,便試圖以此方式表示他對於 Birdy 的感受,不料 Birdy 以此暗語向同社團的學妹告白,忌妒與悲傷終於擊垮了總是堅強的阿漢。在那年代的這年紀,別說是同性間的愛意,即便是主流價值觀所能接受的異性戀,都無法恣意地向外界坦誠。〈延伸閱讀:《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原生家庭與性向歧視的悲哀,用自我追尋寫下影史經典

新演員陳昊森年僅 24 歲,卻能以厚實的神情表現,演活了妥協該時代的壓抑,但又扼不住戚哀溢出的阿漢,以本片演出入圍該年最佳新演員獲得肯定;而由曾敬驊演出的 Birdy,有著阿漢缺乏的衝勁與瘋狂,對於眼前所見的不平與不公,總是急於表達自己的不服,截然不同的個性使二人的相處因摩擦而充滿火花。〈延伸閱讀:年紀大一點又如何?放下刻板的框架迷思,別讓「姐弟戀」綁架你的幸福

 

片尾,久違重逢後的分離,兩人不捨地重複說道「晚安」,藉過去的暗語訴出對彼此的感受;時至今日,社會氛圍早已不再將同性戀視為魑魅魍魎,不論是誰都享有愛的權利,昔日刻意隱誨了代表愛的語句,在此卻成了二人間最為浪漫的默契。

 

主圖來源:《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