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農場的那首《小幸運》:將烏克莉莉之聲傳遞給大自然,配合壯麗景緻引發內在共鳴

至今依舊記得,武陵農場清澈的潭邊,我演奏著烏克莉莉,妳們倆輕聲地歌唱著,他拿著手機為我們錄影,一鏡到底的那首《小幸運》。

2015 年初夏,我選修了一門田園生活體驗課,是一堂要隱居山林數日的課程。在那裡,我認識了好幾位朋友,也有了 2016 年 12 月的那一趟,三天兩夜的旅行。

面對大自然,心裡的孩子隨時會展現

大自然裡的生命奧妙,永遠都令人讚嘆。

第一天,我們五個人在武陵農場的冬日裡,拿著蒲公英輕輕吹拂,讓白色的希望肆意飄散。兒時的回憶頓時回到了我們的腦海中:在蒲公英面前,沒有人可以隱瞞自己的童年面貌。即便肉體會老去,每個人的心都住著一個孩子,那個孩子永遠不會消失,只要時機對了,他就會現身。

黃色的葉與紅色的葉點綴著冬日的武陵農場,不需要藝術老師,大自然就是最好的美學指導。猴群在樹蔭下奔馳著,我拿著單眼拍攝牠們,牠們用眼睛望著我,彼此是彼此眼裡的珍禽異獸,我們都是動物園裡的動物。〈延伸閱讀:抬首霎那間,世界悄然無聲:最貼近銀河的環島之旅,謹記青春年少的瘋狂歲月

那時剛學烏克莉莉不久的我,好不容易練起了《小幸運》的自彈自唱,於是我和伙伴們在農場裡開啟了演唱會。在那裡,不需要聽眾,大自然就是最宏大、最完美的聆聽者,吸納與包含天地萬物,讓一切時序得以運行不乏。〈延伸閱讀:跟著五月天《步步》踏上時代廣場:那一夜真切地告別逝去的感情,認真傷感、徹底沉浸

親臨現場體會撼動的壯麗景色

將音樂融入大自然裡,有種快樂且融合的愉悅。

第一天的晚上,星辰佈滿了整片天空,即便我曾在那拍過一夜星軌,但兩個人來和五個人來,心境是截然不同的。這一回,我沒架設腳架,單純在山坳裡,望向冬夜裡閃爍的夜空,彷彿上天在與我對話一般。短短十分鐘,卻有著橫亙數十萬年的交流:我看見了不同星辰千百萬年前的過去,他們也望見地球千百萬年前的片段。光年真是一個奇妙的距離。

第二天結束武陵農場拍攝的我們,驅車前往清境農場的方向,夕陽下佈滿滿山雲海,是我一生以來第一次接觸到的壯麗景致。對於這樣的風景我求了百年而未可得,卻在毫無預備之下映入眼簾。

芒草遍布著雲海與道路之間,猶如隔絕了仙境與人間的蒼茫,我揹著烏克莉莉走了一小段路,用單眼試圖掠奪這些難以捕捉的畫面:有一些感動,不親臨現場,是無法用照片呈現的。〈延伸閱讀:相遇是為了分離:短暫的人際關係宛如一抹充滿希望的命運碎片,瓦解後只剩唏噓

最後一天的我們來到了清境農場。那是一個遊客遠比羊多的地方,過度商業化,但仍有美景所在。由於海拔相對而言低了許多,我不斷地冒著汗,繼續我的外拍之旅。有一張照片,我拿著烏克莉莉,倚著步道的欄杆,背後是一片橘紅的葉,早已成了我演講投影片必備的封面照。

 

時序漸進,一晃眼又是四年半過去,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去旅行了,有些人也好久好久沒有再聯絡上了。

對我而言,旅行最珍貴的地方不在於你和他們有多深的交情,而是回想起那一個片刻,你會不禁地想和你的旅伴們說聲:「噢,你也在這裡嗎?」

 

本文由「 Psydetective-貓心」撰寫/拍攝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