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是為了分離:短暫的人際關係宛如一抹充滿希望的命運碎片,瓦解後只剩唏噓

你相信巧合嗎?這個世界實在太大太廣,以至於每當巧合出現時,總會讓某些人覺得別有意義,但也許,那只是你自己抱著過多的期待。

和 M 認識是在韓國的一場意外。當時實習被取消、母親猝死的我,受到某個剛認識的韓國球友之邀,獨自飛往韓國旅行 16 天,但因為對方受傷的緣故,原本說好 16 天都要陪我的那位韓國朋友,只匆匆碰上一面就分離了。

在趕到 Hostel 的時候,手機螢幕因為先前的摔傷,突然無法顯示了,在國外陷入如此困境,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花了好一番功夫才來到了 Hostel,然後在那裡認識了 M。

那一年,我碩二,M 大一,因為某些緣故,她利用暑假時間在那間 Hostel 打工,在 M 的協助之下,我有了備用的手機可以暫時使用。而整間 Hostel的客人來來去去,只有我在那邊預訂了 14 個晚上,而且台灣人更是少之又少,於是一有空,我和 M 就會一起出去晃晃。

兩個來自台灣的人,在異鄉相遇了

圖片來源:Psydetective-貓心

當時的我,一度很沉浸在那樣的日子裡,每天早上一起做早餐、晚上的時候一起煮消夜或和外國人喝酒,那樣子朝夕相處的感覺,更在我和 M 發現我們竟預訂了同一班回台灣的飛機時,讓我產生了強烈地命中注定感。〈延伸閱讀:探討「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主要原因:無論如何,了解自己是最重要的

M 比我早到那邊兩三個月,她老早就訂好回程的機票了;而我在被韓國球友邀請去的時候,也是隨意選了一天回來的日子。要同一班飛機回來的機率,實在是少之又少,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總覺得這背後有著如此強烈的象徵意涵。

在大邱玩膩了之後,M 提議要搭車去浦項玩。於是,就在某一個她不用打工的日子,我們兩個人搭客運來到了浦項,然後計畫前往韓國的最東邊──相生之手。在那個天色漸漸暗去的傍晚,兩個不懂韓文的台灣人,在一個沒有人會講英文的鄉村,靠著比手畫腳問到了前往相生之手的公車,在夜色逐漸暗去的時刻,隨著海風,飄到了韓國的極東之地。

只見一隻手掌的雕像,遠遠地從海平面冒出來,朝向著天際,這就是相生之手,具有著撐起韓國的意味,就如同太馬里一般,這裡是韓國人元旦時追逐第一道曙光的聖地。當然,這裡也和太麻里一樣偏僻,晚上空無一人。〈延伸閱讀:從焦慮依附性格剖析缺乏安全感的原因:試著溫和表達自己的情緒

短暫的交際關係,快速畫上句點

圖片來源:Psydetective-貓心

當時的我,可以說是五味雜陳的,因為要回台灣的日子近了,等到回台灣之後,就不可能像那樣平凡地碰面了。事實上也是如此,在回台灣之後,M

因為覺得我太過頻繁找她,而覺得十分的厭煩,一度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的聯繫。〈延伸閱讀:人與人的羈絆宛如夜晚的星空,稍縱即逝:一年四季輪流輪轉,笑看人間千百年。

也許是我太孤單?又或者我太企求於浪漫與愛?僅不過是朝夕相處的 10 來個日子,以及恰好同一班飛機的機票,就妄想這樣的日常會一直持續下去。

我總是如此,太過於不切實際,讓自己在平凡中不斷地以為自己企及了某個命運的碎片,後來才又發現那些碎片實在是如此地平凡無奇。

 

從浦項回市區的路上,我們搭著晚上 8 點的末班車,車子搖搖晃晃地,晃進了幽闃的黑夜裡。

 

本文由「 Psydetective-貓心」撰寫/拍攝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