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後試著只留下適合的:把緊握的一個一個放下,再把遺落的一個一個撿回來

「當我們渴望得到某些東西,當我們想達到某種目的……人,無時無刻都在演戲。」初見馬龍.白蘭度為電影表演下的這句註解時,只覺講得真好,可好在哪裡,當時懵懂無知的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而現在細想,是啊,人們在欲望或利益的面前,就仿若是天生的演員,在滿足或得到之前,無時無刻發揮著那精采絕倫的出色演技。當我們想要的,或別人有,所以我也要有的念想之下,那龐然的代價逐漸襲來,於是我們崩潰了,潰不成軍的帶著狼狽樣倉皇而逃,但想遠離這些我們又能做什麼呢?

不斷的想「擁有」,追求「富有」的優越感,但沒想到的是肩上也必須承擔對等的重量

圖片來源:pexels@Ike louie Natividad

從小,不管是有意或無意識,很多父母之間存在著比較心態,於是成為所謂的「別人家的孩子」變成了揮之不去的夢魘纏綁著孩子們,基於父母的期望,有些人開始按著模範生該有的樣子,努力扮演著,可在這看起優越的表面下是孩子的不安與渴愛,那怕是得到一點點本就應有的關愛,他們也甘之如飴,但事實總是事與願違,如同《俗女養成記 2》中的老是用第三人稱的洪育萱,就是這樣看著自己分化出來的角色,當她平淡的講述「育萱從來不會哭」、「育萱想哭,但哭不出來」,藏在這些字句背後那瀕臨崩潰的脆弱,令人心疼的想好好的給她一個擁抱。

步入社會後,隨著現實化的程度,每個人開始有了不同的追求,有些人不斷的想加薪,有的人想一直往上走,達到想要的位置,當然也有人只想穩穩的,有一份能過生活的薪水就夠了。在追逐金錢、名利、權利這些有形或無形的慾望時,是否也同時忘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呢?就像《怪你過分美麗》的執行經紀朱迪自命不凡,費盡心思終於坐上經紀總監這個具話語權的大位時,卻因為不懂得如何服眾,而仍籠罩在前任上司莫向晚的陰影下。〈延伸閱讀:要做自己還是迎合社會期待?學習不畏「世人」眼光、拋開既定的是非對錯,編整人生的多元選擇

又或是想在職場上生存,所以「人人好」,但無論你再優秀,再為他人著想,一定還是會有討厭或只想利用你的人,《凪的新生活》那個很努力「讀空氣」的大島凪,同事們還不是在她背後冷言碎語,這樣不斷討好大家、壓抑自己真的能換來健康的人際關係嗎?

愛情劇中總是有個用不膩的老梗,女主角永遠會有一個渣到不行的前任或老公,讓她對自己失去信心、沒了自我,最後才被男主角救贖。前段情節在現實中可能層出不窮,而浪漫的救贖不能說沒有,但為何一定是要等那虛無飄渺的男主角來拯救才行呢?

人們想緊握的不盡相同,可能是育萱想擁有的安全感,朱迪放不下的優越感,凪拼命想融入同事團體的認同感,或是想在另一人身上獲得的幸福感等,所以不惜一切的去努力,把想要的都緊緊的握在手中,就怕下一秒它們就不見了,猶如過去常聽到的形容,掬一把清沙,握得愈緊,反而手中所剩愈少,最後只能惆悵的看著餘沙了。〈延伸閱讀:30 歲後「應該」是什麼樣子?每個人觀點、目標不同,「階段性人生」是參考不是絕對!

不用羨慕別人的璀璨光芒,就算光亮很微弱,但只要能看清自己的樣子就夠了,不是嗎?

圖片來源:pexels@Kha Ruxury

陷在家庭、職場、愛情等人生課題組成的網中,我們也許剪不斷理還亂,但從隙縫中看見的熠熠螢火,會忽而閃爍的指點迷津,讓每個人找到適合自己的解方。就像育萱試著開始找工作,也許還是那麼不切實際,但也算是踏出了獨立的第一步,或如同凪那樣徹底醒悟,辭掉工作,頭也不回的搬到郊區展開全新的簡約生活,給疲憊的自己一段悠閒長假,盡情自在的做自己,甚至像莫向晚般,在歷經爭名奪利的職場生存戰後,更加堅定自己應該往那個方向前進。

面對千古不變的愛情難題,只能說若是遇到不適合的,就要痛下決心的轉身離開,並盡可能的去釋然眷戀。要懂得,愛就要愛彼此原本的樣子,而不是成為對方愛的模樣,在兩人的關係中可以互相依賴,但不過分,畢竟愛可以讓我們成長,也可以讓我們失去自我而不自知,要學會拿捏好分寸,緩緩的把愛琢磨成最適合彼此的關係。〈延伸閱讀:30 歲後朋友越來越少?比起年少的狂歡尋樂,更需要能「適時」依靠的肩膀和「不麻煩」的深交

 

我們在扮演許多角色之餘,無論如何要撥出一些時間,慢慢的去認識自己,把一路上刻意忽視的,或不小心遺落的,一個一個的撿回來,試著溫柔的把它們放回原本的位置,最後成為自己覺得最舒服的模樣。

 

主圖來源:pexels@Elijah O’Donnell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