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盧廣仲的音樂裡擁抱對祖孫情的眷戀:長大後才明白,曾以為天經地義的寵愛,正是一段段珍貴的回憶寶藏

2018 年第 53 屆金鐘獎,盧廣仲以電視劇《花甲男孩轉大人》勇奪「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與「戲劇節目男主角獎」兩大獎。

劇中的男主角「鄭花甲」,從茫然、混水摸魚的生活,到學會為家人著想、傳達善念的成長歷程,彷彿就是我們從孩子轉變為大人中的縮影,那般看似日常的點點滴滴,細膩地刻畫出生活中的酸甜苦辣;這中間最令人動容的,自然是屬花甲跟阿嬤深厚的祖孫情了。

這次,我們將從三首盧廣仲的音樂,探究歌詞中對已故祖父、祖母的思念,在柔和的旋律中,重新詮釋那些曾以為是「理所當然」的答案。

幾分之幾

這首歌是 107 年農曆過年的賀歲片《花甲大人轉男孩》的電影主題曲,用一種極為「簡單」字句,訴說著對「已經不在的人」的無盡想念。

記得小時候,常常和阿公或阿嬤手牽著手,到熟悉的雜貨店裡,挑選自己最喜歡的糖果,伴隨著夕陽餘暉一起散步回家,那時候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有一天會離我們而去,只懂奢侈的享受這般溺愛。歌詞裡傳遞的「幾分之幾」,表達的是這些重要之人的存在,成為了我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角色,過了好久好久,當對方已經不再人世,回想去從前的美好,不禁令人感到唏噓。

「留下每天都在變老的我」,當有一天我們離開時,也能這樣被懷念嗎?這首歌用來套用在每種不同的「愛」裡面,都能得到不一樣的定義。(延伸閱讀:好像女人就應該要這樣?淺談有苦難言的隱形框架,茱莉安摩爾:我厭倦女人總討論「變老」還有「要堅強」

明仔載

編輯每回聽到這首歌時,心中真的可以用「波濤洶湧」來形容。以前,時常和阿嬤約定,明天要帶我去哪裡玩、明天要買什麼零食給我…,對小小年紀的孩子而言,阿嬤就像個「許願箱」,完成我們心中的各種「渴望」。

長大後,即便和阿嬤的關係不像從前那樣緊密,但心裡可以很清楚地知道,她永遠是最疼我、最寵溺我的那個人。對阿嬤來說,希望能在未來的日子裡,好好地跟孫子們相處;而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只要明天有阿嬤在,我就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幸福孩子。(延伸閱讀:兒女轉念接納父母變老,讓雙方都能優雅過日子

不管是阿嬤還是我們,可以很確定的是:「有你的明仔載,我會很期待。」

《魚仔》

也許,我們都是身處在這座城是裡面的一條魚,在紛亂的環境中游來游去,為的是找一份歸屬感,游累了,就回到名為「家」的避風港。

將閩南語和國語同時融入歌曲裡,沒有絲毫的違和感。歌曲中思念的那個人,可能已經逝世,也可能在很遙遠的地方;處於茫茫人海中的我們,每天庸庸碌碌的生活著,所追求的到底是什麼?而當能使我們心靈受到撫慰的人不在身邊時,那種惆悵的心情,更顯得寂寥空虛。

「你在的世界,會不會很靠近水星?」一句看似無厘頭的話,其實是在揣測著那個離我們而去的人,現在過得好嗎?我們都明白,生活不會因為所愛之人的離開而停止運作,但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特別容易多愁善感、偷偷掉眼淚,有多想念那個人,只有自己知道。

《花甲男孩轉大人》在結局時,盧廣仲在告別式說出的每一句話都令人動容。阿嬤就像著帶著一家人領前的那條大魚,當她離世了之後,子孫們一樣游來游去、游來游去,穿梭在生活的喜怒哀樂中。(延伸閱讀:失智權威劉秀枝對熟齡智慧的見解:「人會怕老,是因為把『老』跟『衰老』劃上等號了!」

 

隔代長輩對孫子、孫女付出的情感,相較於一般父母,少了一份期望「得到回報」的心理。這種愛宛如水晶,透明而純淨,透過清晰的印象和輪廓中,這些愛與感動,將永遠存在於我們心中。

主圖來源:花甲男孩轉大人_植劇場 Qseries 粉絲專頁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Flora Lin

Flora Lin

擇善固執、樂觀幽默;可以發自內心地大笑、也可以打從心裡地悲傷,盡情感受每個時刻最真實的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