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上,誰沒有黑暗的一面?《華燈初上》第二季 4 段關係解析,透過角色情結反思人生感概

萬眾矚目的 Netflix 懸疑影集《華燈初上》第二季,已於 2021 年底正式上線,短短 3 天再次攻佔觀看排行第一名寶座。有了第一季起頭,觀眾對故事情節、背景設計、登場人物的性格想必已不陌生,本季最重要的莫過於揪出殺害「光」媽媽桑蘇慶儀(楊謹華 飾)的兇手,以及剖析新舊角色的關聯和隱藏背後的祕密。

本季隨著案情偵辦,一一揭露每個角色不為人知的一面,展現出更多錯綜複雜又一語難盡的人際關係,將人性黑暗面的糾結、拉扯,透過不同轉折與情節傾巢而出,配合演員精湛的演技,讓觀眾彷彿成為劇中的一角,正用一雙雙眼睛,盼著接下來的發展。令你掛心的,是蘇慶儀和羅雨儂(林心如 飾)的友情,還是江瀚(鳳小岳 飾)與蕭婉柔(任蓉萱 飾)的曖昧情愫?藉由第二季 4 段關係解析,反思個人至人生的唏噓無奈。

1.蘇慶儀&羅雨儂

你有沒有過一種恨一個人,恨到想往死裡打,但又控制不住想要同情他、幫他的這種心情?

圖片來源:Netflix、百聿數碼

相識於荳蔻年華的少女時期,熱情如火、正義感十足的羅雨儂,遇上文靜婉約、看起來溫柔善良的蘇慶儀,仗著與生俱來的氣勢去「保護她」、「對她好」,卻從未想過這些付出是不是當事人所樂見的;兩人情同姊妹的友誼,在江瀚無縫接軌與蘇慶儀相戀後瞬間瓦解,她們變得相互猜忌、尷尬,甚至是仇視,原本清新脫俗的蘇慶儀就像變了個人不斷「黑化」,做出各種恐怖行徑。

所謂友情的厚度,究竟是建立在什麼樣的基礎上?在蘇慶儀和羅雨儂身上,我們看見了許多愛恨交織的矛盾點,一方付出、一方享受或者一方強迫、一方接受,當自以為的了解並非想像中透徹時,時間累積的感情和走過的經歷,就不得不歸零嗎?〈延伸閱讀:「在愛裡,我們都曾無可救藥的偏執。」品閱《華燈初上》6 大角色,揭開燈紅酒綠下的渴望與辛酸

2.江瀚&蕭婉柔

你從未愛過我,你只是覺得跟我戀愛讓你開心。

圖片來源:任容萱 粉專

堪稱本劇最大渣男的江瀚,在歷經與羅雨儂、蘇慶儀的感情糾葛後,快速地將目標放在女明星蕭婉柔身上。一開始,對方也因為崇拜他的才華不斷頻頻示好,而他總是以一貫的曖昧作風,持續用一種「若即若離」的態度,抓住女人對他的好奇,並願意為他付出所有、陷入瘋狂的心理狀態。

不過,看似單純的蕭婉柔其實看得比誰都還清楚,她在兩人即將進入熱戀時旋即踩了煞車,並問江瀚:「你愛我嗎?還是你只是覺得,跟我戀愛讓你感到開心而已?」一針見血的詢問讓大編劇完全說不出話,雖然盡力想擺出豁達、無所謂的樣子,但隱藏在他們眼中的神情,可說是充滿無限的感概。〈延伸閱讀:《華燈初上》所演繹的寫實人生!7 句揪心經典台詞,帶你重溫戲劇超強的渲染力

3.百合&亨利

我們又不是只有今天。

圖片來源:Netflix、百聿數碼

比起在流連於不同感情的江瀚,亨利(王柏傑 飾)的渣顯得更自我、更自私,但他的花言巧語卻可以讓總是冷淡、鎮定的百合(謝欣穎 飾)傾心。聰明的他看準了這一點,自然邀請百合成為協助自己做販毒生意的「首要工具」,每一次的甜言蜜語幾乎都和毒品脫離不了關係。

手段高明的亨利曾對百合說:「我們又不是只有今天。」表面上是對未來早已規劃,有要與百合攜手共赴的想法,骨子裡便還是想著事業可以如何發展、要如何掩人耳目。說真的,百合難道一點都沒察覺嗎?機靈的她難道不曾懷疑兩人關係並非想像中穩固呢?編輯認為,百合比誰都清楚亨利對她不是真心,只是不想去面對現實的醜陋,哪怕只有一下下,她也要好好享受和所愛之人共度的甜蜜感。

4.江瀚&羅雨儂

人生嘛,你曾經以為很重要的,過了以後,你會發現日子還是得過。

圖片來源:Netflix、百聿數碼

說到羅雨儂對江瀚的愛,劇中詮釋地十分強烈,無論是被分手的那一刻,或者發現好姊妹接手最愛男人的時候,那種打從心裡釋放的憤怒和倔強,完美表現「有多愛,就有多恨」的心理狀態。然而,當江瀚歷經蕭婉柔情書風波,斷送編劇職涯之時,和羅雨儂多次的「偶遇」,就像上天精心安排兩人和解的機會,藉由每次淡淡的互動和對話,消除原先的恨意和不堪,將一切留在「剛剛好」的位置。

最令編輯印象深刻的,是江瀚為了謀生在西餐廳當服務生,碰巧遇到來喝咖啡的羅雨儂,他們閒聊著過去、現在、未來,一字一句展露以往的默契和曾有過的愛戀,只是如今這些都已不再重要,應該過好眼前的日子,再次邁出步伐向前走。〈延伸閱讀:金馬加持!《孤味》:演出三代女子內心戲,在學會放手中摸索愛情的模樣

 

《華燈初上》能深植人心的原因,不外乎是縝密架構和劇情轉瞬的刺激感,針對每個角色性格的表現和相互關係,寫實地顯露人性的多重樣貌;在這些關係中,誰最像自己?又是誰和誰的應對最教你揪心呢?

 

主圖來源:《華燈初上》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Flora Lin

擇善固執、樂觀幽默;可以發自內心地大笑、也可以打從心裡地悲傷,盡情感受每個時刻最真實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