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劇情中濃厚的日系催淚。《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如果有一天我死去,有誰會為我流淚?」

發行量破 70 萬冊的日本暢銷小說《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憑藉著小說所獲得的好評,便迅速得到真人電影化的肯定,並於 2016 年上映。作者川村元氣為電影製片人出身,曾參與製作《電車男》、《告白》等作品,而本書則是川村元氣以作者身分發行的出道作,甫出道即獲多項書獎肯定。

喪母後在外獨居、患有惡性腦瘤的少年「我」(佐藤健 飾),在醫生宣告時日不多後,頓時失去了生活的意義。在原訂壽命的最後一晚,家中出現一位與自己一模一樣、自稱「惡魔」的男子,提議只要每這世界失去一項物品,便能多換取一日的壽命。藉著一樣樣物品的犧牲,病危的少年換得了更多的壽命,卻也因此失去每樣物品所構築的人際關係,直到惡魔提議要讓「貓」從這世上徹底消失……

人類總是從自己選擇的人生,看向自己沒有選擇的另一種人生,感到羨慕、感到後悔

圖片來源:《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劇照

藉著電話的消失,多獲一日壽命的少年,卻因此失去了因電話而結識的前女友(宮崎葵 飾);隔日見面時,在少年眼中熟悉的她,卻不曾記得二人曾經相愛的回憶。第二日,惡魔選擇奪走少年鍾愛的「電影」,而其就讀大學時結識的好友,便是透過一部部電影的推薦,而搭建無比堅固的友情;當晚,如同前一日的改變,再次見面時對方已不曾記得少年是誰。〈延伸閱讀:情感,才是超越時間的存在。《在咖啡冷掉之前》:日系溫馨小品,道出段段奇幻離奇與聲淚俱下的故事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中,惡魔作的選擇,分別是針對主角的愛情與友情進行抹煞,當失去了兩種關係,方才明白了自己原習以為常的生活,其歷程是多麼美好。電影傳達了,人總是在自己選擇的人生道路上,妄想著自己不從走過的路,想盡各種會使生命更加燦爛奪目的可能,對不曾經歷的幻想感到欣羨不已,也對自己踏實走過的人生感到後悔,不知足地忘卻擁有的一切。〈延伸閱讀:「用喜歡的樣子,去愛所愛的人」:動畫電影《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表述逃避自我的現代寓言

跌跌撞撞、千頭萬緒,都是我們活過的證據

圖片來源:《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劇照

失去了手機、電影與鐘錶,惡魔接著提議要讓這世界失去「貓」,然而貓對於少年來說,串聯了他與母親的情感,倘若失去了貓,便等同抹殺母親生前那些相處的回憶。最後,少年選擇不再讓這世上消失任何東西,從容地面對自己的死亡;對眼前的惡魔,少年反倒感謝祂的出現,使其明白生命中那些在乎過的人對自己有多重要。

《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中引用了《海上鋼琴師》的台詞「有好的故事,有可以傾訴的對象,光是如此人生就值得了」除了為求劇情張力所設計的主角遭遇,片中的少年,演出了那些誤以為平凡的人生,都有著引人入勝的故事與值得傾訴的對象,卻不是每個人都能體認到自己生命的精彩,反而用著世俗化的標準去衡量生命的價值。〈延伸閱讀:年度催淚國片《親愛的房客》:「一樣是全心全意地去愛,需要分正常和不正常嗎?」

 

電影版講述故事的方式內斂沉穩、壓抑含蓄,冷色調的畫面使此點更為鮮明;而小說強調了少年內心的獨白,帶有更多的詼諧逗趣,兩者相較有著十分不同的差異。消失的物件只是符碼,意涵著生命中各種不同形式的愛,透過「消失」使觀影人在淚光婆娑中,重新對生命的價值與對愛的倚賴,有著不同以往的反思。

 

主圖來源:《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