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巢期」成為人生轉捩點:二度就業的她,成為失智長輩口中的天使照服員

生命的最後一程,如果我需要被照顧,我希望、期待更多像蘭芬一樣的人出現,病弱的身體需要被照顧,病中的心靈,更需要支持以豐盈。

「我是二度就業婦女,能在人生中場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真的很幸運。我喜歡服務他人、教別人東西,我喜歡帶給大家歡笑,所以我喜歡照顧的工作。」笑容和藹的蘭芬,笑稱自己是天生來做照顧工作的,因為她性格溫和穩定有耐性,面對需要被照顧的長輩,她的心湧出奉獻的愛,而她說,像她這樣的照服員,很多呢!

▍身體勞累不算什麼,重要的是你的「心」累了嗎?

「你說不累嗎?當然會累,照顧是很耗費體力、精神和心力的工作,你聽我的聲音,以前不是這樣的。」蘭芬曾是一般的上班族,在女兒出生後,想要盡心盡力地照顧她、因而成為全職媽媽,但在女兒升大學之後,她的「空巢期」旋即出現,一直為家庭付出的她,是該復出職場了。

對她而言這是一個命運的轉捩點,工作可不能隨便挑,在朋友先成為照服員的帶領下,蘭芬的第二人生不再是問號,而是一個驚嘆號!

photo-1498090890888-3df9298e7b84.jpg
圖片來源:Unsplash@sean Kong

「照顧別人,是我的天命吧!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別人覺得很辛苦,會不會有很多原因是『心累』呢?我覺得我是比較幸運的,因為一起工作的其他照服夥伴人都很好,我們很團結,家人們也都支持我,加上許多長者對我的一句『謝謝』,我的收穫真的非常的豐富。」

蘭芬緩緩說起自己工作上的點點滴滴,有時和睦平靜,有時滿臉笑意,身體的勞累是真實的,但心情的愉悅也是伴隨而來的禮物。〈延伸閱讀:當醫療走進社區:「給長輩的不僅是照顧,還有那亦師亦友的體貼與關懷。

 

「可以照顧長者我很開心,同時長輩們也讓我學習到很多,每個人的人生走到最後,會是什麼樣子呢?我看到了人生百態,去思考『生病』的意義;我發現許多家屬的壓力來源,是因為『無法接受家人生病』的事實,總是會想到過去最美好的時光,放不下、捨不得,一直糾纏著自己的心……」其實蘭芬在年輕時也生過一場病,這讓她看待生病有全然不同的態度。

「有人對待老病死是敬而遠之,我是全然接受,那讓我更珍惜每一天,甚至更期待新的每一天,這些都是生命的狀態之一,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我情願笑著渡過。」

GOFJ802Vwws7YlvFjR4sx2lsJoMgbH.jpg
喜歡美術的蘭芬說:「能夠帶著長輩一起創作,長輩開心,我更是開心。」

▍真正的包容,是接受他的一切,而不是逼自己忍耐

過去蘭芬的乳房曾有些病變,她曾經走過死亡的幽谷,歷經了情緒的低潮與折磨,病癒蛻變的她,對待長輩是接納,不是忍耐;對待家屬是同理,不是同情。

「面對失智長輩也是,我聽到長輩過去的事蹟,今昔對比,也是會有些感嘆,但當我了解這一切只是『生病』,長輩只是『生病』了,我對他們的態度只是尊重。有時他們像是困在某一個思緒的迷宮中,有一扇隱形的門阻擋他前進,長輩的所作所為都不是故意的;如果無法接受這點的人,就會對長輩產生情緒吧。〈延伸閱讀:讓失智症者感到「被需要」!用長輩過去的經驗,喚起他們的專業與「職人魂」 

我想,如果長輩在他的世界走不出來,沒關係,我願意走進去,我會有耐心,慢慢地等他。

問蘭芬:「如果是你的女兒想做照服員,你也會同意嗎?」她肯定地回答:「我當然同意,職業無分貴賤,重點是你是否認同自己的工作價值,喜歡自己的工作?如果我女兒對照顧工作有興趣,我會鼓勵她,但同樣地,無論她選擇什麼工作,我都會尊重她。」

A__WwnJb63N7j3u1g5muKEdySW3OhkEtH.jpeg
蘭芬對照顧的長輩都十分尊重,每一位長輩都有著屬於自己的人生故事

蘭芬說,每個人都像是一本書,每本書裡面的故事都不同,有的讓你想落淚,有的讓你會心一笑;章節裡有自身際遇的獨白,也有家族的百年孤寂……〈延伸閱讀:計畫採訪 100 個長輩!快樂姊 66:從他們身上我看見了愛,還有蘊藏生活的老智慧

與蘭芬的對談中,也聊到還在照顧的家屬們,不禁想對許多照顧者們說:屬於你的那本書,現在寫著什麼樣的故事呢?照顧生活故事還沒走到最後,我們是否能試著改寫自己的人生劇本呢?多寫進一些角色,多寫進一些歡笑,也多寫進一些精彩吧!

認真負責的照服員,總能在照顧之中,思考自己要什麼未來。那麼,你呢?在照顧之餘,別忘了自己的人生。

生命的最後一程,如果我需要被照顧,我希望、期待更多像蘭芬一樣的人出現,病弱的身體需要被照顧,病中的心靈,更需要支持以豐盈。

 

主圖來源:pexels

本文作者: 小虎文/內容經愛長照授權轉載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愛長照

愛長照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