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影創下歷史新猷!《寄生上流》:「不是有錢又善良,而是有錢所以善良。」

若要說韓國電影最高成就的代表,絕非 2019 年發行的《寄生上流》莫屬,該片於第 92 屆奧斯卡金像獎中,榮獲最佳影片、最佳國際影片、最佳導演及最佳原創劇本,作為當年奪得最多獎項的電影,力退《1917》、《兔嘲男孩》、《她們》等英語電影,為亞洲電影及非英語電影打開歷史新頁,韓國再次向世界證明其影視影響力。

本片由曾執導《駭人怪物》、《末日列車》的導演奉俊昊執導,以黑色詼諧的喜劇形式,諷刺現代社會階級差距的現實。劇中,窮苦的金氏家族與富裕的朴氏家族,兩個組成相似的家族成為了雇主與勞工的關係,以鏡像對比凸顯出弱勢的現實險惡、權貴的善良理想;看似順利的寄生生活,兩家庭卻因一場大雨而有兩個不同境遇,迫使窮苦的金氏家族逐漸走入崩壞。

不是有錢又善良,而是有錢所以善良

圖片來源:《寄生上流》 劇照

《寄生上流》中,富裕的朴氏家族對於偽造身分的金氏家族,既投以極大的信任,又不曾懷疑過他們的詭計;家中最擅於說謊、偽造文書的金基婷(朴素淡 飾),取得朴太太的信任後,運用遺留於車中的貼身衣物陷害俊秀的年輕司機,並協助家人用計逼退原管家。過於順利的行詐,使得大兒子對於朴氏家族的善良感到詫異不已,母親卻只回答了「不是有錢又善良,而是有錢所以善良」。〈延伸閱讀:充斥悖德與禁忌的心理恐怖。《神棄之地》:融化名為信仰的糖衣,吞下對立於善的邪惡和人性

透過金家的一連串施詐行為,電影刻劃出人性的險惡、貪婪,戲中呈現出的階級歧視、貧富差距,不僅反映了今時此刻的韓國,更是存在於每個國家的共同話題;作為主角的一家人,儘管習慣於貧窮的苦澀,卻不曾放棄躋身上流的任何希望,也因久受不平的眼光與待遇,那些權貴階級口中精神文明、理想善良,都被現實險惡給沖散。〈延伸閱讀:燒腦懸疑的高規格日劇──《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生死虛實的國度之中,尋找早已忘懷的自我價值

沒有計畫,就永遠不會出錯

圖片來源:《寄生上流》 劇照

電影到了尾聲,半地下室的住所被大雨給破壞,又遭遇原寄生於豪宅的居民威脅,終於走到了崩壞的屠殺結局。久經壓迫的弱勢家庭,終是無法按捺反動情緒;撇除了外在的條件,情慾、自私等人性需求,導演透過鏡頭試圖塞下兩個截然不同的家庭,卻存有共同的人性需求,屢屢強調了同生為人,竟因出身的不同,憑此區分成了害蟲與人的不同。

意識到難逃毀壞的一家人,原先的計畫趕不上意料外的變化,父親口中「人生永遠無法照著計畫走,沒有計畫,就永遠不會出錯」作為一家子的生存之道,乍看之下荒謬、錯誤,然而換位思考,處於絕對弱勢往往便失去了擁有作夢及規劃未來的能力,縱使存有極少數的案例證明力拚上流不是天方夜譚,可多的是像電影中的金氏家族,即便努力仍舊探不到一絲成功的可能。〈延伸閱讀:在黑白畫面中咀嚼真實。《大佛普拉斯》:「連捧飯碗都沒有力氣了,哪裡還有空去說公平正義!」

 

《寄生上流》尾聲,大兒子計畫透過正當的管道,賺足了錢已買下這棟嚮往的豪宅;電影並未交代是否真能如此,但在大兒子從半地下室的窗戶望向家外,淡淡的絕望溢滿了電影屏幕,淹沒了觀影人反思的情緒。

 

主圖來源:《寄生上流》 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