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白畫面中咀嚼真實。《大佛普拉斯》:「連捧飯碗都沒有力氣了,哪裡還有空去說公平正義!」

2017 年上映的《大佛普拉斯》,是其導演黃信堯生涯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本片在當年的金馬獎中,拿下「最佳新導演」、「最佳攝影」等共計五個獎項,儘管全片色調以黑白為主,卻反而在當年的影壇中綻放各色光彩。電影是由黃信堯 2014 年的短片《大佛》,增加篇幅、拓展深度而來,與《孤味》的誕生相似。

電影講述中年男子菜脯(莊益增 飾)為了照護病重的母親,白天擔任葬儀樂隊樂手,晚上則在佛像工廠擔任保全,而工廠董事長黃啟文(戴立忍 飾)清新俊逸、有錢有勢,是地方有頭有臉的人物。長夜漫漫,菜脯和其好友肚財(陳竹昇 飾),兩人在鐵皮屋的警衛室內閒聊,肚財提議取出啟文的行車紀錄器,期望能看到董事長縱情酒色的影像,不料卻目睹了更為恐怖的真相……。

他們連捧飯碗都沒有力氣了,哪裡還有空去說「公平正義」這四個字?

圖片來源:《大佛普拉斯》劇照

《大佛普拉斯》中,導演黃信堯在必要時,會擔任旁白以講解劇情當下的情況,許多不須運用故事篇幅的細節,亦透過此方式告知與觀影人。起初擔憂這樣說故事的方式,會使觀影中的情緒遭受中斷、打擾,但其實黃信堯擔任旁白的頻率、時機拿捏適宜,幽默的旁白設計,為本質為黑色喜劇的電影,多撇上一筆詼諧。〈延伸閱讀:黑白畫面中的奧斯卡──《羅馬》:寧靜深邃的鏡頭藝術,看見時代女性的成長與突破

菜脯與肚財兩人處境類似,皆在社會底層且辛勞地為了生存掙扎著,演出了身處在都市的目標受眾,所不曾經歷、無法想像,卻存在於社會角落的現實。僅能以超商報廢的便當為食、翻找二手情色雜誌以此洩慾,因為社會階級、經濟實力的低落,局限了排解慾望的方式,以荒誕的筆觸描繪角色,陣陣笑聲中,亦流露對於弱勢者的同情與無奈。〈延伸閱讀:《熔爐》與《無聲》:在面對人性醜陋的惡,僅能以沉默作最沉痛的抗議

「窮人的世界是黑白的,好野人的世界才是彩色的。」

圖片來源:《大佛普拉斯》劇照

當代電影與古典電影其中一點不同,在於當代電影常營造出「導演不復存在的假象」,如運用攝影機以外的器材所拍攝的畫面,使觀眾對屏幕上的情節深信不疑。《大佛普拉斯》中,大量結合行車紀錄器的畫面,記載了這個紀錄器無所不在的年代,畫面演繹的都可能是發生在身邊的日常。〈延伸閱讀:「毫無保留地拚盡全力,就能達到巔峰嗎?」看《進擊的鼓手》如何反覆詮釋

《大佛普拉斯》中,凡是肚財、菜脯的畫面,皆選用黑白片的方式呈現,片中少數的全彩畫面,只能在賓士車上的行車紀錄器看到;全片用最淺白的方式,表達有錢人的視野是飽含色彩的艷麗,絕非苦悶難耐的黑白畫面。與其說黃信堯導演想要傳達社會現實,反倒較像是用自己所能掌控的畫面,讓觀影人在電影的消化中,自行咀嚼出真實。

 

電影尾段,為出殯隊伍伴奏的小喇叭,不斷地破音與失去音準,菜脯敲擊的大鼓,亦響應般地偶有落拍,這殘破不堪的儀式,正如同劇中角色們,殫精竭慮地認真過活,卻僅能淪為遭他人同情或訕笑的黑色幽默。

 

主圖來源:《大佛普拉斯》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