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具強悍與美麗的超級英雄。《神力女超人 1984》:置身美夢成真的幻境,為愛許下朝思暮想的願

聲光、特效、爆米花,用一部超級英雄片,消化週間的工作煩悶,不用絞盡腦汁,純粹享受重金打造的畫面與音效,對於勞累奔波的人生是再適合不過。於 2020 年聖誕檔期上映,斥資約兩億美金的《神力女超人 1984》,其作為 DC 漫畫的招牌角色之一,本就享有漫迷的愛戴,搭配上蓋兒·加朵對黛安娜的完美詮釋,使「神力女超人」一躍成為 DC 娛樂旗下最賣座的女英雄。

電影延續第一集的結局,經歷數十年卻仍能青春常駐的黛安娜,始終無法擺脫對愛人史提夫(克里斯·潘恩 飾)的思念;在 1984 年的她,一邊以人類學家為職、一邊以其神力默默行俠仗義。一日,黛安娜與其同事芭芭拉(克莉絲汀·薇格 飾)研究著看似贗品的「許願石」,在半信半疑之下,黛安娜許下了復活愛人的願望,不料願望竟然如實成真,卻也伴隨著始料未及的後果。

人生總是要事過境遷之後,才會有所領悟。

圖片來源:《神力女超人 1984》劇照

《神力女超人 1984》還原了美國 80 年代的街景以及氛圍,在這個邁入摩登的世代,卻能用畫面搭配較為陳舊的色調,打造出屬於那個年代的影像風格。此時的黛安娜,貫徹著史提夫說過的「我能拯救今日,妳能拯救世界」,總是默默地保護市民。作為一個女性超級英雄,黛安娜不但是個強悍的戰士,更是象徵著在男性超級英雄當道的世界觀,女性也能成為要角、用自己的方式影響世界的意義。〈延伸閱讀:你願意為了愛做到什麼樣的程度?2020 歲末國片《腿》:演繹感情的悲歡離合,詮釋愛裡的真實無常

然而,在早先版本的《神力女超人》中,黛安娜著緊身高衩褲,袒露大半肌膚的形象,移至今日便易冠上「男性凝視」的罵名,且與強悍的亞馬遜女戰士形象格格不入。並非否定早期版本的選角,只是在這個凡事追求「政治正確」的時代,如何設計一位美麗、強悍的女戰士,便是一道難題;幸好,該角色由曾服過兩年兵役、出演過《玩命關頭》的動作女星蓋兒·加朵出演,形象的符合以及服裝的修改,使得角色的呈現恰到好處。

你永遠不用許願我愛你,因為我會在這裡,就是因為我愛你。

圖片來源:《神力女超人 1984》劇照

《神力女超人 1984》中,麥斯威爾利用許願的力量,不但在一夕之間暴富,更奪取了無人能及的地位及權力,但這份力量如同「猴掌」,許願的代價往往更為慘痛。黛安娜許下復活愛人的願望,找回了懷念多時的浪漫生活,卻因此漸漸失去了用以拯救世界的神力;芭芭拉透過許願,成為了和黛安娜一樣的人,儘管得到了不曾體會的光鮮亮麗,卻也失去本屬於自己的溫柔和善。〈延伸閱讀:陷入法式浪漫的粉紅泡泡!《艾蜜莉在巴黎》:濃郁香濃戀愛喜劇,勾勒新時代女性職場寫實與追愛方式

從電影的片頭開始,不斷強調著事實與真相的重要性,所有許下願望的人,渴望得到的都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份力量並不來自希望,而是欺騙。電影所傳達的,不是夢想成真的美好幻想,而是沉浸在虛假幻想的不堪與殘酷;願望的實現,如同生活於現實的我們,營造出不屬於自己的形象、做出違心的言行舉止,儘管得到了某種好處,卻無法改變自我的真實。

有了領悟後的黛安娜,即便百般不願,仍是收回了自己的願望;在黛安娜與史蒂夫最後的對話中,蓋兒·加朵演活了她在大義與私情間的掙扎,偉大卻又痛心的情節引人共鳴,使觀影人在一片聲光特效中,更能窺見人性真實的良善。〈延伸閱讀:「用喜歡的樣子,去愛所愛的人」:動畫電影《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表述逃避自我的現代寓言

 

主圖來源:《神力女超人 1984》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