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Ticker

來自屏東的「新奧地利之女」,她成歐盟唯一台灣親善大使,用音樂做外交!

來自屏東的楊佳恬,13歲就前往奧地利攻讀鋼琴演奏,在這個人口僅八百萬的國家,有些什麼不為人知的新鮮事呢?

講到奧地利,首先會映入你腦海中的畫面是什麼?是那個隨處充滿優美樂聲的古典音樂之都維也納(Vienna)?音樂神童莫札特的故鄉薩爾茲堡(Salzburg)?還是風景如畫,有如童話故事場景的湖區小鎮哈修塔特(Hallstatt)?

奧地利著名的觀光景區,也是世界文化遺產 Hallstatt(圖片來源:Flickr@Olga Pepe)

奧地利著名的觀光景區,也是世界文化遺產 Hallstatt(圖片來源:Flickr@Olga Pepe

台灣?奧地利?青春期曾探究「身分認同」

從 13 歲就遠赴他鄉攻讀鋼琴演奏,至今旅居奧地利長達 25 年的楊佳恬,其實是出生自台灣國境之南的屏東。雖然人生大半時間都是用宛如「母語」的德語在交談,但她仍能說出不帶口音的中文,還不時在訪談中間穿插親切的台語。她可以用德語撰寫報章雜誌專欄;也在台灣出版了兩本以不同角度書寫奧地利的觀察著作。在奧地利結婚,並於當地擔任鋼琴老師的她,不時也受邀上當地媒體節目談論文化、移民、女性等議題,更在 2014 年以「新奧地利之女」身分登上當地日報頭版。(延伸閱讀:最幸福國度!奧地利國定假日多,老闆還會勸員工休假去?

▼楊佳恬鋼琴演出影片:

雖然如今看似已是個成功的「文化混血兒」,但擁有「台灣女兒」的身分,曾一度讓佳恬在青春期產生「身分認同」的困惑。「我雖然在奧地利長大,但亞洲臉孔就是與別人不同;可回到台灣時又像來到國外,很多看似簡單的人情世故我卻不懂。兩邊都彷彿有一股屬於自己的『文化暗流』,而我卻卡在中間不上不下,那種感覺很痛苦。」

青春時的日記上,寫滿了她對異地的反彈及思鄉情緒,直到父親向她說了一句話:「人不管在哪裡,都要為自己的社會付出。」頓時讓她茅塞頓開,「我為什麼不能同時將兩種文化兼容並蓄?說不定這就是我生命的契機?」於是她將台灣人的豁達熱情,以及奧地利人的藝術文化底蘊,融合成了屬於她的生存利器。(延伸閱讀:用語言拉近文化距離,她靠「越語教學」奪下廣播金鐘主持人獎!

移民問題緊張,「台灣女兒」任歐盟親善大使

2016 年,她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也是計畫中唯一一位台灣人。由於奧地利移民人口眾多,根據奧地利統計局公布的數據,在 2016 年就有 21 萬人口移入。楊佳恬舉例,光是她居住的格拉茲(Graz),在當地 20 多萬人口中,就有來自 120 國的新移民,因為宗教、文化、難民問題等多重因素,而導致社會中產生衝突與對立。

因此奧地利現任總理 Sebastian Kurz 在 2011 年擔任內政部國務卿時,推出了這項「文化融合親善大使」計畫,透過深入校園與青年交流,和奧地利青年人面對面,從底層紮根、打破社會既定的刻版印象,進而了解並包容各國文化的多元發展性。此項計畫也受到歐盟的青睞,並選出幾位指標性人物,而佳恬便是其中之一。

楊佳恬因擔任奧地利文化融合親善大使, 實地踏入各地的中小學,與學生討論移民、文化等社會議題

楊佳恬因擔任奧地利文化融合親善大使, 實地踏入各地的中小學,與學生討論移民、文化等社會議題(照片來源:ZUSAMMEN.ÖSTERREICH )

「在校園裡彈鋼琴給孩子聽時,他們都很驚訝,原來亞洲人不是只會在亞洲餐廳裡面端盤子啊!」楊佳恬笑說,她公布自己演奏家的身分時,也趁機「洗腦」學生:「其實很多在奧地利參加國際比賽得獎的著名音樂家,全部都是亞洲人喔!」

就如同東南亞高知識份子來到台灣念書,卻被誤認為移工或是看護一樣,在各個國家中,都會因為對彼此文化的不了解,而將來自其他國家的移民,在無形中貼上既定的標籤。因此這個計畫也讓楊佳恬深感其具重大意義,也來到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與現場來自 28 國的代表開會,一同為歐洲的和平而努力。「那種感動很難言喻,因為我們都知道,所謂的『和平』絕對不是理所當然。」

歐盟,在我們的理解中或許就是一個名詞,一個經濟共同體,但是對於初到奧地利就經歷 1992 年南斯拉夫內戰的佳恬來說,她很清楚,戰爭並不遙遠,而是近在咫尺。

歐洲也有婆媳問題!奧地利女權低落

在外除了擔任親善大使維護和平,身為奧地利媳婦的佳恬,在家也得盡力維護同樣「棘手」的婆媳問題。沒錯,歐洲人也會有婆媳問題!特別是在奧地利鄉下,三代、四代同堂的家庭極為常見,因此媳婦與婆婆長年住在同一屋簷下,產生摩擦的例子佳恬也是聽了不少。

奧地利人極為注重家庭生活,第一次到當時還是男友的先生家裡,楊佳恬就跟著全家族一起過聖誕夜(照片來源:楊佳恬)

奧地利人極為注重家庭生活,第一次到當時還是男友的先生家裡,楊佳恬就跟著全家族一起過聖誕夜 (照片來源:楊佳恬)

「像我跟我婆婆個性其實都很強,但我可能還是有傳統『亞洲好媳婦』的心態,就是都要百依百順、不能忤逆長輩,久了之後壓抑的自己很痛苦,就開始反叛(哈哈哈)!」個性強勢的婆婆曾對媳婦的穿著打扮都要一手掌控,不滿意甚致當場要求脫下來換掉,讓佳恬一度崩潰,終於當她開始決定勇於向婆婆說「不」後,婆婆才漸漸從極度的不適應,到了解媳婦的底線,也讓兩人的關係從此轉變。

「其實奧地利是個很傳統的國家,『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非常重,女人甚至嫁過來都要『換夫姓』。」換夫姓?就算是在早期的台灣觀念中,頂多也是冠夫姓,而奧地利的女性竟然連自己的姓都留不住?佳恬解釋,對當地人來說,嫁入夫家,就等於是夫家的一份子,如果不換姓,婆婆也會認為妳不接受這個家庭。但因為名字對於佳恬來說,已是音樂生涯中闖蕩圈子的重要藝名,因此她也以此為理由,才免去了被「改姓」的下場。

為慶祝歐洲日以及歐盟在台15年,楊佳恬受「奧地利駐台代表處」邀請表演奧地利傳統音樂(照片來源:歐洲經貿辦事處)

為慶祝歐洲日以及歐盟在台15年,楊佳恬受「奧地利駐台代表處」邀請表演奧地利傳統音樂(照片來源:歐洲經貿辦事處)

除了姓氏問題,奧地利人對於女性的傳統價值觀,也反映在職場上,如果女人結婚生子後不久就回到職場,便會受到社會輿論的壓力,被認為是位「不稱職」的母親。「因為他們非常重視『家庭健全』的重要性,所以公司會給媽媽們三年的有薪生產假,好處是人人都有這樣的福利,但壞處就是返回職場後工作無法銜接,或是容易被取代,所以女性通常都很難升遷,女性主管就相對少。」(延伸閱讀:轟動全歐洲的歌唱大賽!以色列女歌手奪冠高呼女性自覺

不只如此,佳恬更說,從薪資來看,奧地利女性普遍也比男性少了 1/3!因為談論薪資在當地是「大忌」,屬於個人隱私,因此「薪資的不透明化」,也導致男女求職時的起跑點產生落差;求職者在求職公告上絕對看不到薪資數字,一切都是「面議」,而女性薪資也比男性容易被砍價。

奧地利當地女性身穿美麗的禮服手拿陽傘,宛如電影中的畫面(照片來源:楊佳恬臉書)

奧地利當地女性身穿美麗的禮服手拿陽傘,宛如電影中的畫面(照片來源:楊佳恬臉書)

「所以單就這點來看,其實台灣還是相對比較進步的;但是台灣的職業婦女有自己的困境,因為工作和家庭兩邊都要兼顧,造成很大的身心壓力,進而影響了下一代的身心健康。」說到這裡,佳恬不禁感嘆,其實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不論女人選擇為家庭還是工作付出,社會都應該要支持她們的決定,因為男人不管作何決定,是不會受到評斷的,而這也是身為現代女性應該要為自己極力爭取的權益。(延伸閱讀:蟬聯 8 年米其林一星寶座!義大利女主廚Patrizia「不甘只當副手」

因為音樂表演,楊佳恬到過許多國家,也曾在零下50度的哈薩克演出(照片來源:楊佳恬)

因為音樂表演,楊佳恬到過許多國家,也曾在零下50度的哈薩克演出(照片來源:楊佳恬)

身上留著台灣人樂觀熱情的血液,這個來自屏東鄉下的「奧地利小留學生」,如今已能自在地悠遊於兩種文化之間,並同時汲取不同的養分。在佳恬的最新著作《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中,她用在地 25 年的視角,為我們帶來不同的思維與見解,也讓讀者能藉此一窺,這個中歐小國在美麗的景致背後不同的面向。

Yvonne H.

感性中帶點理性,樂觀的生活,有時又陷入悲觀思考。喜歡旅行帶給人的衝擊與想像,不會停止繼續探索世界。
About Yvonne H. (217 Articles)
感性中帶點理性,樂觀的生活,有時又陷入悲觀思考。喜歡旅行帶給人的衝擊與想像,不會停止繼續探索世界。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