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病患變身瘋狂吉他手,以音樂和自己身體作為親密的陪伴

「如果你遇到一個和你一樣處境的人,你會播那一首歌來安慰他?」

病患身體被音樂解鎖 道出身體的豐富歷程

癌症病人開始放起一首首的經典,一邊播放一邊對我分享歌曲的歷史和意義,我看到原本只能以氣音講話的人,為了讓我聽到他說什麼,嘶吼出比音樂還大的聲音。隨著樂曲的激昂,慢慢地這個本來連移位都皺眉喊疼的人,配合著吉他手的 solo 輕輕甩頭,一腳還踩在節拍上。

MV5BM2U5YTM1YWQtMjcwMy00OWVmLTk4MjctNGEyMGY4ODMxZGE0XkEyXkFqcGdeQXVyNTc3MjUzNTI@._V1_SX1777_CR0,0,1777,999_AL_

我感覺到沉悶的空氣開始流動了,房內的光線也明亮起來,我對他說:「啊,原來你身體裡還住著一個搖滾的靈魂,他被喚醒來安慰受傷的你呢!」他笑了笑,繼續陶醉在他的音樂當中。

隨著他的搖擺,我好像感受到眼前的身體有著豐富的歷史,這副身體曾經被樂曲感動,被歌詞鼓舞,被音樂豐富、滋養,這副軀體像是生命的參與者,也像是生命的見證者,而病痛把這一切歷史鎖在軀殼裡。

The Bucket List

隨著音樂激昂,身體像是解了鎖,一點一點地道出曾經的豐富,像是正熱情地喚著「來吧,來吧,看看我們一起創造過什麼。」有什麼話語能夠比自己身體所給予的相伴,來得更直接深刻呢?(延伸閱讀:老伴臨終他壓抑忍淚,臨床心理師:「哭泣並非懦弱,而是帶你勇敢前行的力量」

最舒服的陪伴 是相信對方有力量面對問題

你有沒有過在陪伴一個人的時候,感覺力不從心的經驗?這種力不從心,經常是有某個「問題」擋在你與對方之間,讓你的注意力聚焦在問題,而不是「你陪伴的人」。

例如,當你去陪伴失戀的朋友、陪伴生病的家人時,你可能先看到了「失戀」、「生病」,而不是先看到「朋友」、「家人」。當看到「失戀」、「生病」,你會注意到互動中悲傷、沮喪的訊息,於是陪伴可能變得沉重。

MV5BMjI1NTc0MDIwNV5BMl5BanBnXkFtZTgwNTkxNjQ2MzE@._V1_SY1000_SX1500_AL_

接著,你也許會開始努力做些什麼,期望幫他解決問題,好讓他減輕些悲傷,或者鼓勵對方,希望他可以開心、鼓起勇氣、堅強起來等等。而這個時候,如果對方沒有如你預期的反應,你會感覺使不上力,覺得尷尬、不知所措。(延伸閱讀:人生不用總是勇敢正向!美國學生設計「哭泣衣櫃」鼓勵發洩引迴響

其實,最舒服的陪伴,是相信你要陪伴的人,有力量面對他遇到的難題。當陪伴者不再企圖幫忙解決問題,也許就能夠更自在、更舒服地「只是和他待在一起」。只是和他待在一起,你會發現你真的需要做的並不用太多,也許只是他哭泣的時候給個肩膀靠、遞上一杯熱茶、陪他安安靜靜地看著窗外的細雨或聽著音樂。

MV5BNmVlZjMzNTItZGZjNi00YTcxLTg4NGItZGZjNWU5YmFkYWI4XkEyXkFqcGdeQXVyNzI4MDQ3NTg@._V1_.jpg

生命是一連串的事件積累堆疊而成,這當中一定藏著許多力量或足以滋養生命的經驗,只是這些經驗被封存起來,等待某個再次被開啟的機會。當你能夠安心、自在地與你的朋友、家人同在,你們有默契的共存於一種特別的氛圍內,能夠喚起他生命裡那曾經美好的片刻,安慰著此刻悲傷、受苦的他。

內文圖片來源:IMDb

主圖來源:EURO CHANNEL/IMDb

編輯:呂佳樺

本文作者:林冠伶,臨床心理師,任職於癌症中心。在病房與每位病人交會時,我是生命的見證者。我知道他們都曾經走過自己生命的困境,我能做的只需要輕輕地撫去一些陰影,陪伴病人看見自己對生命的熱愛和韌性。力量雖然本來都在,但唯有被看見,才知道存在。

Ruby Lu

擁抱生活裡的失落和璀璨,寄望在空空的星團,期許可以以自己所願方式過完今生,拜託別輪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