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持續可能的戀愛?》:拋開執著所想而自困,感受「改變」就會看見屬於自己的路

如果有人向你提議「不設定目的地,就只是隨意坐上某台公車,然後於某站下車」,你會想這樣做嗎?日劇《持續可能的戀愛?》中看著心事滿懷的女主角,男主角思索了一會兒,便帶著她坐上迎面而來的第一台公車,最後到了有棵翠綠大樹、往遠處望去盡是城市美景的小山丘。從那一刻起,原本的陌生之地成了彼此寄託心意,更是仿偟時獲得力量的歸處。

對上野樹里的印象始終是那個追著千秋學長的傻萌野田妹,這次她變為生活邋遢隨便、無法遵守教義的瑜伽老師澤田杏花,而有「日劇公務員」稱號的田中圭則演出身為單親爸爸的婚友社職員東村晴太,兩人在創業講座相遇後,開始了大人式的糾結情感。

還有,劇名的副標既然是「父親與女兒的結婚進行曲」,那就不得不提到女主角父親這個角色。資深演技派男星松重豐不再是一個人吃飯的五郎,這回他是無法自理生活的字典編撰者澤田林太郎,雖然劇情安排妻子已於兩年前逝去,還要為不想結婚的女兒杏花而苦惱,但至少有家人了。

《持續可能的戀愛?》主軸是戀愛與結婚,但也探討了家庭、親人關係與觀念等議題,更帶入了瑜伽哲學以呼應生活的種種課題。

對自己溫柔,也對別人溫柔

圖片來源:《持續可能的戀愛?》劇照

因為想變得溫柔,所以杏花開始學瑜伽,但直到學有所成,她還是無法做到像母親那般溫柔地對待他人,而這也是她不想結婚的原因。遇到晴太後,有著「對他人好」想法的他,讓杏花連結到了母親的「溫柔」,隨著兩人相處的時間久了,她逐漸明白內心所渴望的是什麼,也覺得自己好像能做到溫柔待人了。

「瑜伽有 Ahimsa 非暴力這項思想,或許會覺得不能對人施暴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人其實也包含自己,有沒有對自己的心靈、身體施加暴力,勉強逼迫自己呢?」面對杏花的瑜伽老師的提問,有多少人可以斬釘截鐵地表明「我沒有勉強自己」呢?或許我們要像杏花那般正視內心,知道自己想追求的是什麼,才能感到知足,也不會為了不停地擁有,傷了自己也害了他人。〈延伸閱讀:「你跟你自己,好好地在一起。」《四時瑜伽》:對於嚮往的生活,用自己的速度前進

也許「普通的幸福」就是活著去感受「改變」

圖片來源:《持續可能的戀愛?》劇照

林太郎看似古板卻與時俱進,因為謹記教授「試著去體會人生」的教誨,所以他能接受人生的一連串變化,從懷有別人小孩的學妹乍然求婚、久病妻子逝去、想讓女兒有自己的幸福而學著自理生活,再到進行老年婚活,在在都恰似他的工作,不斷地汲取日文單字的新用法及由來。而這一切就像林太郎在第九集對杏花所說的人生體悟:「所謂活著,就是會不停地改變。

身為子女的我們總是會不經意帶著「叛逆」心情去解讀父母的話或行為,就像杏花一直無法理解為何父親想要她能有個「普通的幸福」。劇中有幾場「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情節:想吃的餐廳沒開卻意外吃到美味的路邊攤,臨時決定在公園野餐而得到不一樣的樂趣,或許林太郎講的「普通的幸福」是指變化球來就接,不事事按計畫走,不要求自己一定要有多大的成就,只要「活著」去感受自己的改變就好了。〈延伸閱讀:謝謝每份生命的誕生!《嬰兒轉運站》重新詮釋家的定義,讓幸福不再只有一種形式

 

劇末,林太郎給予「結婚」一詞新的定義,同時也是給面對杏花質問「結婚是什麼?」時無法解釋的自己的答覆。當我們奇蹟般地遇見某個人,雖然有時還是無法理解彼此的想法與行為,但仍能尊重彼此的改變而一起生活,或許這就是能持續到永遠的幸福吧!〈延伸閱讀:別再說「我是為你好」了!愛是尊重眼前個體,不是情緒勒索

 

主圖來源:《持續可能的戀愛?》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