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歲炒股月入台幣 40 萬,午休時間買名牌、染酒癮,緬甸心靈之旅體悟:「我為何視錢如命?」

今時今日,有一份高薪厚職,賺錢自己花,就是很多女生的夢想。櫥窗上的名牌包包,如果很輕易就能買到,不用辛辛苦苦地節衣縮食,那豈不是太美好呢?

「那些錢來的太容易。當時花錢很物質,日日瘋狂買東西,去一個歐洲旅行已經花掉一個月的薪金,但卻覺得沒問題。」Minutes 口中的一個月「薪資」,並不是萬多兩萬元,而是港幣 10 多萬元。這種生活看似很華麗奢侈,但卻讓人很迷失。(延伸閱讀:高壓工作身體失調胖到穿男裝,她醒悟辭職和兒女創業賣地中海食材

Minutes踏上靈修之旅之前,也曾經迷失在紙醉金迷的世界。(黃寶瑩攝)
Minutes 踏上靈修之旅之前,也曾經迷失在紙醉金迷的世界(黃寶瑩攝)

高處不勝寒:奢侈繁華卻不快樂

大學時就讀金融的 Minutes,甫畢業就進入股票行業工作。見證過市道「好景」的日子,當時只有 22 歲的她,每個月已經平均有港幣 10 至 20 萬收入。但換來的,是每天忍受著無比的壓力工作近 16 小時。「每天腦子裡就是想:明天炒什麼股票好?早上 7 點開會,每天汲汲營營對著桌上的 4 個銀幕,擔心自己是不是炒得不夠快。當時還年輕,非常擔心上班是否就要這麼大壓力,整天對著一堆數字,無時無刻都要跟人比較。」

Minutes 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銀行的股票部門當業務經理,當時月入過十萬的她,比起很多新鮮人薪資高一大截,但她卻不快樂。(黃寶瑩攝)
Minutes 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銀行的股票部門當業務經理,當時月入過十萬的她,比起很多新鮮人薪資高一大截,但她卻不快樂(黃寶瑩攝)

「每天 7 點工作到晚上 11、12 點,所以沒什麽家庭生活。唯一的紓壓管道就是和同事喝酒,或者購物。公司就在中環,有時午飯都不吃,就拿中間的時間去買名牌。」Minutes 沉醉於公司裡紙醉金迷的氛圍裡,形容當時的生活很「糜爛」。(延伸閱讀:辭去空姐、與機師前夫離婚,她成為瑜伽老師:「忠於自己,改變永不怕遲,結局也不會壞到哪兒去」

工作環境壓力太大,她亦因此有了酗酒的習慣,最瘋狂的時候,每晚可以喝一瓶紅酒,後來紅酒也滿足不了她,便轉向威士忌。「整個人不太懂得控制情緒,很少的事就會覺得好委屈、會哭。對家人的態度也不好,因為覺得有錢就很『囂張』。現在回頭看,覺得當時的自己很迷失,被錢和工作沖昏了頭腦。」

高壓工作導致不太懂得控制情緒,容易覺得覺得委屈、會哭。對家人的態度也不好,因為覺得有錢講話就大聲(黃寶瑩攝)
高壓工作導致不太懂得控制情緒,容易覺得覺得委屈、會哭。對家人的態度也不好,因為覺得有錢講話就大聲(黃寶瑩攝)

長期依賴酒精的 Minutes 身體開始變差,嚴重的時候更加患上風濕,有一年時間需要撐拐杖上班。縱然曾經短時間戒過酒,但後因感情生活沒辦法處理好,認識了一位同樣愛酒的日籍男友,變本加厲為討好他愈飲愈烈,開始了一段她口中,似毒藥般的戀愛關係。

「那個男朋友都是個依賴酒精的人,所以我們拍拖時唯一的活動就是喝酒。我們之間非真心坦誠面對,有太多『戲劇情節』,身心靈都不太好,好鬱結,也不太吃東西,喝酒當吃飯,當時亦有輕微的憂鬱症。」Minutes 如是形容。

懸崖勒馬:迷上運動的契機

人生很玄妙,當你真正意識到自己需要及早抽身,往往就有無形之手一把,幫你絕處逢生。把她 Minutes 從崩潰邊緣拉回來的,先是運動,繼而是靈修。當時一班很喜歡做運動的朋友,帶著她每個星期日早上 6:30 去運動,甚至帶她遠走台灣散心:「從小到大,我都不怎樣跑步。10公里對於我來說已太長太多,但完成後拿紀念品,頃刻覺得:『哇!原來我是可以的!』所以那時候就開始喜歡上運動。」

Minutes在最沮喪的時候,遇上了一班喜愛運動的朋友,更帶她走到台灣參加跑步比賽。(受訪者提供)
Minutes 在最沮喪的時候,遇上了一班喜愛運動的朋友,更帶她走到台灣參加跑步比賽(受訪者提供)

圈內的其中一位朋友亦都帶著 Minutes,開始接觸靈修之路。先接觸過 SRT(Spiritual Response Therapy),其後,她更遠赴了澳洲和美國深造,學習音叉(tuning fork)和頌缽(singing bowl)的震頻療法,甚至再進一步,放下月入豐厚的金融工作,成為在香港中環海濱舉行大型身心靈活動的主辦人之一。而令她真正面對自己,了解自己的真實需要、安撫內心,決心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卻是一次畢生難忘的緬甸靈修之旅

Minutes 曾經遠赴澳洲和美國深造,學習頌缽和t音叉(受訪者提供)
Minutes 曾經遠赴澳洲和美國深造,學習頌缽和音叉(受訪者提供)

踏上靈修旅程 反思人生:為何我常遇渣男?

Minutes 接觸靈修之後,最難忘的一次,莫過於去年 9 月遠赴緬甸參與 10 天的 Vipassana 靈修營。所謂的「靈修營」,其實就是無間斷地冥想。別以為冥想很簡單,10 天的旅程,不准說話,不准與別人有眼神接觸,也會沒收電話,由老師作簡單指導,之後所有時間交由參加者自行內觀冥想。

「早上 4 點起床,晚上 9 點睡覺。一天只吃兩餐,7 點的早餐和 11 的點午餐,過午就不再進食。」Minutes 自言開始時很徬徨:「作為一個都市人,我感受很大,10 天沒有電話,沒有 Instagram,沒有 Whatsapp,怎麼辦呢?」

Minutes 去年遠赴緬甸參加了 Vipassana 靈修營,10天的內觀冥想沒有電話,也不准談話,卻讓她感到很奢侈、很幸福。(受訪者提供)
Minutes 去年遠赴緬甸參加了 Vipassana 靈修營,10天的內觀冥想沒有電話,也不准談話,卻讓她感到很奢侈、很幸福。(受訪者提供)

10 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絕不短,不少參加者也會在中途情緒崩潰而退出。Minutes 感受很大,發現冥想也會帶來意想不到的情緒波動,自第 5、6 天開始,她不知為什麼不斷地哭。因為「空閒」時間太多,她開始問自己:「到底為何我如此喜歡錢?」、「為何我總是不斷遇上渣男?」

笑指在感情上經常遇到壞男人,戀愛從未超過兩年的 Minutes,竟在冥想中放下了執著。「我得到的結論是:其實所有東西我都是做給自己看。以前我經常會被特定『壞男孩』形象的男生吸引,如有紋身、膚色黝黑的,但原來我只是想向自己或其他人證明:我很厲害,所以我才會不斷跟壞男孩拍拖,常常想用愛感染他們。」

看清自己內心 重拾人生方向

以前是「緊張大師」的 Minutes,自覺因為冥想平時放慢了生活節奏。「我覺得自己有一大進步,由一個沒有耐性聆聽的人,到現在每一個人跟我說話的時候,我都覺得他們能帶給我一些反省、一些得著。」而從前酗酒成性的她,現在一個月也喝不了一次酒。

FotoJet (31)

「香港人工作太忙,將時間都給了他人,可能是吃飯或者應酬,回到家就洗澡睡覺,欠缺與自己對話的時間。靈修後,我發現自己可以冷靜,與自己內心聊天,之後我就發現其實很多東西都無需執著。」Minutes 坦言香港人很多時候只向錢看,忽略了其他同樣對自己重要生活質素、健康和家庭生活。

「所謂的靈修,不一定很神化,背後的原理只是要找個生活平衡,要找回每個問題的成因。方法有很多,你不一定要像我一樣靈修冥想,簡簡單單地做運動,其實已經算是一種方法。」那你又有真正了解,困擾你成長生活的問題成因嗎?

冥想前,Minutes 會在室內燒香,清空一下周圍環境,以便進入安靜的狀態(受訪者提供)
冥想前,Minutes 會在室內燒香,清空一下周圍環境,以便進入安靜的狀態(受訪者提供)

後記:還有渣男出現嗎?

愛情路上曾經一波三折的 Minutes,以前總是遇上不夠愛自己的「壞男孩」,笑言當你決定放下,不期而遇的愛情竟「不請自來」。她直言:「他跟我以往的對象很不同,是個文青型、戴眼鏡的居家男生。更重要是,我跟現在的男朋友已經交往 3 年了…….」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女生

香港01

香港01

《香港01》提供一系列生活、娛樂、新聞資訊及生活應用服務,致力打造屬於每個人的數碼生活平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