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憂鬱以外的不同面貌,有心理疾病的人,該不該坦然地跟社會承認自身狀況?

生為一個心理疾病患者,在這個社會上生活,確實是特別的辛苦。然而,要不要隱瞞自己有生病的這件事情,卻又是另一個值得思考的議題。

23 歲,大學即將畢業,準備進入心理與諮商所就讀,一切前程似錦,我準備踏上我的寫作、演講、行動心理師之路,卻沒有想過,這是我人生崩壞的開始。

交往了一任逃避依附的女友,得了焦慮症與憂鬱症,再加上研究所課業、人際關係、與學校的關係、一段段感情的不順利,我勉強畢業了,拿不到考證照資格,時常在想尋死的過程中度日,我惡化成重度憂鬱症與憂鬱症,也領了身心障礙手冊。

掙扎了一年半之後,我還是踏出了找尋全職工作的道路。發病之後,我也陸續交往了幾任女朋友。工作跟感情,一直都沒辦法和心理疾病脫鉤。

我的履歷表,清清楚楚地附上了我的文章作品集與粉專,所以公司都知道我有憂鬱症,我相信肯定有一些公司,是基於這個理由沒有找我去面試的。在交往過程中,也確實遇到有人和我交往五天後,便告訴我「我太憂鬱了,她實在無法和我交往」而分手,我無能為力,只能自己吞下去。

沒有人想成為憂鬱症患者

圖片來源:Pexels

我也不想得憂鬱症,沒有一個罹患精神疾病的人想要罹患精神疾病。然而,憂鬱症卻是如此的普遍。根據美國2010 年的調查,有 20% 的大學生符合憂鬱症和焦慮症的標準,到了 2012 年則為 25%。〈延伸閱讀:別輕易替他人的人生下註解:「即便是悲傷、憂鬱的人,也有過著快樂生活的權力」

台灣於 2016 年衛服部的數據則顯示,有 8.95% 的人口有憂鬱症狀,5.2% 的人符合憂鬱症診斷,數字看似遠低於美國,但美國的憂鬱症患者當中,有 63% 會選擇接受治療,但台灣卻僅有 20%,因此,台灣到底有多少的黑數,根本不得而知。

回到正題來,到底憂鬱症的人,該不該在找工作時透漏自己有憂鬱症?找伴侶的時候,又該不該讓對方知道自己有憂鬱症呢?對於前者,我選擇了讓主管知道,畢竟我都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了,我也很清楚高壓的環境會讓我自律神經失調,如果刻意隱瞞,工作也無法長久。

很多人會覺得不要讓主管知道比較好,但是,你真的有把握不申請那張身心障礙手冊,不接受社會的資源,有能力自己找到工作嗎?有需要幫助的時候找得到資源,不需要靠社工來協助嗎?真正找到工作之後,隱瞞著自己不知道何時會爆發的未爆彈,裝作沒事的工作下去嗎?還是寧可多花一點時間,找到能夠接納自己的環境,讓自己有比較好的支持系統,可以比較自在地工作下去呢?〈延伸閱讀:杜絕高壓社會步調所帶來的憂鬱情緒:每個人都需要獨處的時光,抽離紛擾遠離焦慮

憂鬱症患者的人生,不只有憂鬱

圖片來源:Pexels

另外在交友的部分,根據我的經驗是,在交友軟體上,直接掛自己有憂鬱症,往往會直接被別人刷掉,因為別人不懂什麼是憂鬱症,這個標籤會讓別人覺得很可怕;但在相處過後,他人或許能夠比較感同身受一些、更了解自己一些,互動起來覺得自在一些,了解你就是有時候情緒會比較不穩定,需要對方去接而已。

當然,我在交友軟體上還是常常被按離開,我也很受傷,但至少有機會開始聊的可能性,比我一開始就掛自己是憂鬱症患者來得更高了,別人有機會看到你憂鬱之外的不同面貌,也有機會認識更多的自己。〈延伸閱讀:別害怕憂鬱來襲!藉由「接納、抒發、改變」3 種調適法,學會和負面情緒共處

 

 

除了憂鬱症患者之外,我也是一個出過書的作家、也是一個對依附有很深刻了解的人、也是一個在網路上有很高流量的作家,我有的,並不只是憂鬱症而已。

 

主圖來源:Pexels

作者粉絲團:貓心—龔佑霖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