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計畫的北國之旅:在波士頓最北邊的 Wonderland 欣賞日出,與一面之緣的朋友共享絕美早晨景致

那一年,我在蓁妃的邀請之下,獨自飛往巴爾蒂摩機場與她會面。

那是我人生一個重大的轉捩點,那一年,我經歷了一次痛徹心扉的失戀,得了焦慮症與憂鬱症,然後上了研究所。如今回想起來,也許當初沒有考上國北教心理諮商所,或許我的人生會好過許多。

不過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我還是得想辦法從這低谷裡爬起來,儘管已經爬了五年。

安排一趟遙遠的失戀旅程

蓁妃是我在 Dcard 上認識的朋友,我們僅有一面之緣,但卻因為一些緣故,她在我失戀時,詢問我要不要和她與她室友一同前往美東旅遊,我答應她,如果我考上研究所,我就去。

推甄結果放榜,我正三錄取,於是我匆匆飛往美國,12 月卻沒有雪的美東格外奇怪。在波士頓的最後一個早晨,她們兩決定要再度前往哈佛大學走走,於是我獨自一人在天未明之時,搭地鐵奔向地鐵線的最北邊 Wonderland。〈延伸閱讀:人與人的羈絆宛如夜晚的星空,稍縱即逝:一年四季輪流輪轉,笑看人間千百年。

濛濛的天空配著刺骨的寒風,手機寫著低溫四度,海邊貝殼中的水已經結凍成冰,而我一個人走在無人的沙灘上,架起了腳架,等待著日出的到來。

最美的風景,往往不是一帆風順

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看日出、第一次在國外看日出、第一次在寒冬裡看日出、第一次在這麼「晚」的時間看日出,高緯度的波士頓,12 月,7 點多的日出。

如今回想起來,那股興奮之情依舊充滿著我的心頭,我竟能在國外一個人前往車程一小時外的地方追逐美景,絲毫沒有害怕的感覺。天空並非萬里無雲,一層層的雲層在前一晚就已經布滿了天際,但並未阻止我賭一把的心。上天並未讓我失望,太陽漸漸地從海平面升起,突破了雲隙,綻放出了橘橙橙地光芒。海邊地鳥兒開始四處飛起,叼著海上的魚,歡慶著一天的到來。〈延伸閱讀:期待下雪的日子:初見瑞雪的悸動與興奮將永駐心中,記憶裡的那一場雪早已深刻烙入腦海

而我的手,雖然不斷地按著快門,但卻逐漸地力不從心,彷彿凍僵了一般,讓我懷疑自己是否已經失去了知覺。

一位操著北國口音的黑人,從遠處逐漸走來,他不停地朝著海裡丟石子,但海風掩蓋了水花濺起地聲音。“It’s cloudy.”他對我這麼說著。海浪拍打著沙灘,太陽漸漸地又被雲層所掩蓋。”But it is more beautiful.”我簡單地回了他一句,沒想到,他卻又接著說道”You are right!”是啊!真正美的日出,不就是需要這些烏雲來點綴嗎?萬里無雲的日出,哪能綻放它的美?〈延伸閱讀:至少我們曾經存在過:讓每一次的快門、每一趟的旅程,成為紀念自我足跡化作永恆意義

 

就這樣,兩個素昧平生、說著不同語言、有著不同生命脈絡、國籍、膚色,且也許一生再也不會再相會的兩個人,在這樣的早晨裡,共享這樣相同的寧靜與安詳。

 

本文由「 Psydetective-貓心」撰寫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貓心—龔佑霖

台大心理系、北教大心理研究所畢業,由於本身經歷了許多充滿不安全感得感情,對於安全感特別感興趣,因此寫了許多和安全感相關的文章,希望能讓讀者找回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