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身體自主:裸體不一定跟性有關,人體模特兒 Cath 打破社會包裝的禁忌

「人體模特兒」踏入畫室,沒半點尷尬和猶豫,灑脫地在眾人前除去身上服飾,一絲不掛擺好姿勢馬上就位,放空著的靜止狀態正好感受當下的身體及重整思緒。裸體,你會想到什麼?社會上不少人把裸體視為禁忌,或會與色情聯繫上,然而「人體模特兒」Cath 對於裸體反倒悠然自得,更以裸體反思身體自主:「對於這個社會來說,我覺得它是可以打破一些對身體的禁忌,我們更加要去深思是為何這件事需要打破,就是社會把它包裝成一個禁忌。」

Cath 對於裸體反倒悠然自得,更以裸體反思身體自主:「我覺得它是可以打破一些對身體的禁忌,我們更加要去深思是為何這件事需要打破。」(黃寶瑩 攝)

Cath 解開童年枷鎖,成長反思身體自主

生於傳統保守家庭的 Cath,與爸爸相差 40 歲,從小到大,Cath 深知與父母價值觀相差甚遠,童年的枷鎖反令她重新反思身體自主。Cath 憶述小時候試過洗澡後不穿衣服,當時卻被爸爸嚴厲指責:「你知道羞恥嗎?你不知道這樣很不好看嗎?」小時候對此番話語沒有銘心刻骨的感受,只是長大後才發現自己已把這意念內化在思想裡,構成了對裸體有一種不知從那來的羞恥感。

我從小到大都覺得裸體是一件很舒服很自然的事,而我不明白社會為什麼把這事情污名化。

Cath 深知與父母價值觀相差甚遠,童年的枷鎖反令她重新反思身體自主。(黃寶瑩 攝)

Cath 正好處於低谷時期,曾經茫然若失、如墮煙霧,在經歷著成長階段的她不斷思考人生,追溯家人的教育,以及社會如何形塑她對身體的想法,正在尋求新的突破,於是決定打破童年枷鎖跳出社會規範的框架。喜歡接觸新事物的 Cath,得知「香港體模社」舉辦一個有關人體模特兒的分享會,當時受到一位人體模特兒的啟發,看到畫中赤裸的模特兒身體線條很優美,令她更肯定對身體自主的價值觀,「每個人都不需以社會有色眼鏡的標準去看它,裸體不一定跟『性』關聯,只需去欣賞身體的線條就足已。

Cath 看到畫中赤裸的模特兒身體線條很優美,令她更肯定對身體自主的價值觀。(黃寶瑩 攝)

「我在意的從不是畫作的美,而是每份作品的用心」

裸體,不會投以奇怪異樣的目光、不涉及污穢色情的想像,這只是一種人類最舒服的狀態。當時 24 歲的 Cath 清楚自己的內心想法,決定踏上「人體模特兒」之路,發掘赤裸下的真實自我。入行接近一年,已參與過不少人體模特兒的工作,早已熟悉整個工作模式。她雀躍憶述第一次接觸畫畫時的經歷,那時內心興奮又緊張,然而緊張的原因並非要在畫家面前裸露,反而比較在意自己所做的姿勢是否讓畫家有足夠的線條可以畫,畫家又是否喜歡她所擺的每個姿勢。

裸體,不會投以奇怪異樣的目光、不涉及污穢色情的想像,這只是一種人類最舒服的狀態。(黃寶瑩 攝)

Cath 為了擺出更多獨創新意的姿勢,每次都會做足準備,除了會看不同畫家的畫作找靈感,亦會翻閱書籍參考更多別具一格的姿勢,入行短短數月已悟出了一套口訣:「若我的臀部在這邊,我的頭就會看向另一邊;我一隻手是直的,那我另一隻手就會彎曲。」過去也曾遇過一些從沒畫過畫作的人來畫人體模特兒,有時甚至會畫得 Cath「四不像」,看不出畫家正在畫一個「人」,但是 Cath 卻從不介意每份畫作的美感,反而在意每份作品的用心。

當時 24 歲的 Cath 清楚自己的內心想法,決定踏上「人體模特兒」之路,發掘赤裸下的真實自我。(黃寶瑩 攝)

人體模特兒是一個耗體力的職業,與畫家如朋友

人體模特兒不單只是定點站著或坐著被畫就行,還需構思不同的姿勢,有時一些較高難度的「變化姿勢」,如扭曲較多的動作,也許每隔一至十分鐘內不斷地頻繁轉動作。Cath 憶述,過去曾試過睡在瑜伽圈上,那時因頭部沒有物件靠住,因此固定了一、兩分鐘就已經感到頸部很酸痛。一些要維持十至二十多分鐘的固定姿勢,則要更專注的定點著,每一次都要被畫多個動作確實是耗費體力。

Cath 形容自己與畫家的關係猶如朋友般的相處,她喜歡與畫家靠近一點,令她久久不忘的一次,在一個窄小空間的畫室裡,當天正好是中秋節,在大家中間休息期間,有畫家於畫室煮了一鍋湯圓,大家當晚一起吃著湯圓聊起各自的生活日常趣聞,令 Cath 感到相當窩心。

有時人與人之間或都市人之間有種冷漠,透過做人體模特兒這職業,畫家觀察我身體,我去觀察他們的作品,大家很容易會有話題,距離很容易拉近。

Cath 形容自己與畫家的關係猶如朋友般的相處,她喜歡與畫家靠近一點。(黃寶瑩 攝)

以第三身的角度欣賞自己,人體模特兒 Cath:「裸體不等於吃虧」

社會對於裸體的行為,甚至是「人體模特兒」這職業不被大部分人接納的情況下,幸運地,Cath 在擔任人體模特兒的工作至今,未有接收到一些惡意的批評,職業這東西只要不是大奸大惡,的確我們每個人也不應站在高道德標準去批評,每人本來就有著不同的想法,在於 Cath 而言卻毫不介意與別人不一致的看法,反倒她深知如果對方把人體模特兒視為「傷風敗俗」,某程度上他/她跟自己看世界事物的價值觀已是很衝擊,既然不合適,也不必糾纏下去。〈延伸閱讀:別人口中的「正常」是魔咒?就算前路崎嶇難行,受了傷也要讓自己的人生盡情綻放

我不會用吃虧去形容關於我們身體的事,我做這工作是我自己去選擇,而我是很享受在當中。

Cath 對於身體的形態沒有太大的執著,只著重於身體的功能性,是在日常生活維持生命的機能,或是當人體模特兒時需要用到它。平日在她的第一身視角卻不能好好欣賞自己身體每一處,但當她被畫家畫人像時,就能以第三身的視角去回看自己,了解自己的背部線條、整個身體的形態等,自己也可以欣賞自己。

平日在 Cath 的視線角度卻不能好好欣賞自己身體每一處,但當她被畫家畫人像時,就能以第三身的視角去看回自己。(黃寶瑩 攝)

裸體給予心靈沉澱空間,身體禁忌不應存在,帶來身體自主的覺醒

人體模特兒給予一個心靈上赤裸裸面對自我的時刻,在放空的狀態下處理一些日常生活亂了的思緒,慢慢沉澱內心的想法。Cath 當人體模特兒那三小時,雖然一般都是處於靜止的狀態,但卻是讓她可以重新整理自己真正的感受。〈延伸閱讀:能夠善待自己的人,才懂得對別人好:不想再偽善,先學會好好愛自己

當然你穿衣服也可以,但我會覺得裸體很舒服很自在,裸體時亦讓我更誠實去面對我自己的想法,既然我已經一絲不掛,我會很誠實去面對我腦中的想法。

當人體模特兒正是赤裸裸面對自我的時刻,心靈上給予一個好好放空的機會,處理一些日常生活亂了的思緒。(黃寶瑩 攝)

從小到大,也許你曾試過自己的身體面對不同非議與批評,不管從外貌、身型,甚至乳房,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社會規範,特別是女性身體常被「物化」,要變得如模特兒般的魔鬼身材、A4 纖腰、修長美腿,仿如要符合黃金比例的審美標準才叫好看,而事實又是否如此?〈延伸閱讀:「我想喜歡的,是我自己」從沈默到發聲:沒說出口等於不存在,走出改變社會的一步

近年身體自主的話題似是開放了,人們都提倡女性身體自主,拋棄社會加諸的各種束縛,敢於對自我肯定及對約定俗成的挑戰,打破社會規範身體形態的框架,了解框架後,裸與不裸可以自由作出對身體自主的選擇。Cath 勇於提倡裸體是自然,不應只以「性」來看待,反而要學會欣賞它、重新認識它,拋開一切社會包裝下的裸體污名化。

其實身體很美,不需要用社會的有色眼鏡看它,不一定要跟性有關,男跟女都是一樣,你只需去欣賞身體的線條。

人體模特兒 Cath:「其實身體很美,不需要用社會的有色眼鏡看它,不一定要跟性有關。」(黃寶瑩 攝)

 

文章圖片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女生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香港01

《香港01》提供一系列生活、娛樂、新聞資訊及生活應用服務,致力打造屬於每個人的數碼生活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