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變成小學生》:童星每田暖乃超齡演技展現,直擊人心的溫馨催淚日劇

《妻子變成小學生》改編自同名漫畫的日劇,由《月薪嬌妻》石田百合子、《在咖啡冷掉之前》吉田羊、《嫌疑犯X的獻身》堤真一,以及天才童星每田暖乃領銜主演。在頹廢消極的日常生活,竟然闖入了講話沒大沒小的小學生,眼前的小學生對於家中擺設瞭若指掌,並且有著超齡的用字遣詞,「我是新島貴惠,你的老婆!」冷不防地冒出匪夷所思的荒謬發言,此時,奇蹟正在鰥夫新島圭介(堤真一 飾)的身邊發生。

在本劇溫馨愉快的步調中,表現最令人感到詫異的,必然是童星每田暖乃的驚人演出。早期以晨間劇出道的每田暖乃,多在劇中飾演女主角女兒、童年時期的角色,熱愛演戲的她,於 2019 年時在三百人的海選中脫穎而出,成功拿下《妻子變成小學生》的女主角;在劇中,每田暖乃必須演出遭大人靈魂附身的小學生,舉手投足都難以令觀眾察覺一絲違和感,在她與前輩石田百合子的合作下,讓「新島貴惠」這個角色變得鮮明而立體。

若一直陷在過往的回憶,那餘生未免也太漫長。

圖片來源:日劇《妻子變成小學生》劇照

極度愛慕妻子的新島圭介,與開朗有朝氣的新島貴惠(石田百合子 飾)共同育有一女,本來過著幸福三人生活,卻在一場車禍事故中,讓貴惠永遠留在了過去的傷痛之中。十年過後,仍無法走出傷痛的圭介變得一蹶不振,而過度悲傷的女兒麻衣成了足不出戶的尼特族,失去光芒與自信的兩人,相伴活過悽慘黯淡的餘生,直到自稱是貴惠的白石萬理華(每田暖乃 飾)出現……〈延伸閱讀:現在開始練習「告別」:坦然面對失去所遺留下的悲傷,也是送給自己最美好的禮物

顛覆常理的劇情設定,搭配每田超齡的演技表現,讓轉生題材得以再次玩出新花樣。在第一集中,回到父女倆生活當中的萬理華,無法接受兩人竟然在這十年間的意志消沉,於是決定以小學生之姿,重新幫助兩人振作;父女倆從起初的厭惡、懷疑,到終於相信的過程裡,時而痛哭、時而歡笑的劇情轉折,觀戲的過程絕對少不了幾包衛生紙。

別活在過去,要活在媽媽留給我們的未來。

圖片來源:日劇《妻子變成小學生》劇照

與貴惠的再次相遇,圭介找回了昔日投入於工作的熱情,而麻衣也獲得了面對世界的勇氣,藉著小學生萬理華的身軀,貴惠一點一滴地救回瀕臨崩潰的新島一家。在以為三人能就此找回過往幸福時,貴惠想起了自己成為小學生的原因,原來自己其實並非投胎轉生,而是透過附身的方式掠奪萬理華的人生;對於死亡早已接受的貴惠並不害怕離開,只是擔心還活著的丈夫與女兒,無法接受自己的離去。〈延伸閱讀:我們總把「永遠」想得太容易:2022 暖心電影《如果有一天我將會離開你》,以真實故事闡述「離別」的意味

在韓劇當道的今日,日劇仍能以其善於描述家族情感的特色,保有可觀的觀眾數量與市場,而《妻子變成小學生》更是將失親之痛的苦澀,以和煦的故事橋段去做包裝,表面看似朝氣陽光的劇情,卻能在細細品味中感受到其中難以言喻的悲傷。劇中圭介一句「我的人生變成了餘生」,讓他的喪偶之痛得以溢出螢幕,令人驚嘆原來腦洞大開的劇情,也能有如此沉重的情緒渲染。

在影視作品中,角色呈現的層次與成長一直是不少老觀眾在意的關鍵,尤其本劇對於父女倆的刻畫,從深陷回憶到走出傷痛,兩個角色的成長都易於與觀眾產生共鳴。本劇雖是以悲劇做為開頭,但結尾卻能夠給予觀眾溫馨圓滿的結局,害怕悲傷結局的劇迷絕對不用擔心,落下的每一滴淚,都會是化在心頭上的暖流,《妻子變成小學生》就是一部這樣的作品。〈延伸閱讀:《爺爺的死亡排練》:幽默演出死亡的無數可能,藉由排練探索人生的擁有與失去

 

主圖來源:日劇《妻子變成小學生》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Albert Wang

人生是條悲哀的長河,幸福是沉在河底的金沙;不願揚起歡暢的波漪,只盼在舀一掌水中,醉心那稀微的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