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所痛的《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正視家庭冷暴力,與傷痛和解,學會重新愛自己

「冷嘲熱諷、視而不見、網路霸凌,都是冷暴力!它就在感情、婚姻、家庭、職場、社交關係中,不用把你打得頭破血流也一樣崩潰,甚至身心受創。」寫下《冷暴力》的法國精神科醫師瑪麗法蘭絲.伊里戈揚(Marie-France Hirigoyen)主張精神虐待雖不像身體虐待那般明顯,其暴力程度卻不相上下,甚至有可能更為普遍。

家人間的親密關係,是愛,也是無形枷鎖

圖片來源:尖端官網

家人之間的親密關係,有時帶來的是愛,也有可能是無形的枷鎖,在成長過程中也不時的被彼此所傷。因為是家人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不同理,也不懂得要尊重對方的感受,這是最親近的人之間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明明應該是最有共同語言,卻相處得像陌生人,冷淡、輕視、放任、疏遠及漠不關心等,這樣的傷害是最能擊中人們心中無比脆弱的柔軟地。〈延伸閱讀:你也總是習慣用冷暴力處理事情嗎?別因一時的快感,毀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親密感情

圖片來源:尖端官網

「毒親」一詞來自日本,用來形容這對孩子有害的父母或親人。《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是作者菊池真理子的親身經歷,在看起來普通的家庭中,卻藏著無形的傷害。耽溺酒精的爸爸、沉迷宗教的媽媽、嘻皮笑臉的妹妹與視若無睹的自己,在這部「與怪物家人」奮鬥拉扯 30 年的真實漫書中,可以看到不少令人感到矛盾的對話和糾結,像是真理子明明討厭爸爸,卻仍然深深愛著他,這些「怪怪的」情節中,也許在表面上來看是難以被理解的,但在整個脈絡下,卻又覺得好像可以理解了

「傾聽」和「同理」是家人間的必修課題

圖片來源:pexels@RODNAE Productions

孩子在家庭冷暴力的環境下成長,可能會內化後開始虐待自己,明知道不是自己的錯,但又在情感上不斷地自責,漸漸地走向自我厭惡,開始扭曲心態,甚至自傷。〈延伸閱讀:你是感情中的「熱吵派」或「冷戰派」?謹記爭吵時的溝通是為了化解誤會,不是為了佔上風

養育孩子是個沉重的課題,在這過程中會面臨無數個挑戰,有人成功升級,也有人功敗垂成,而把自己困在讓人無法喘口氣的壓力和情緒之中,面對壓力,每個人各有不同「自我療癒」的方式,就如同《我的家住著趕不走的怪物》中的父親選擇酗酒來逃避,母親則是過度投入宗教,來解決內心的不適感,但這樣的方法只能短期的應付而已,長期下來是會造成更多的問題。

不管是需求被忽視的孩子,或是還沒找到有效方法,走出壓力困境的大人,親子間要學會互相理解,嘗試用溝通去面對遇到的狀況,而不是用壓抑、疏離、怪罪來「解決」。《我想跟你好好說話》作者賴佩霞透過盧森堡所創的「非暴力溝通」四大步驟,讓我們學習善用溝通的語言,善待身邊的人,以及最重要的,關心自己與身邊的人。

1.觀察(Observation):

具體的說出自己看到什麼、聽到什麼、感受到什麼,完全不夾帶個人偏見、價值觀與評斷。

2.感受(Feelings):

也就是當下「真正的感受」,與你的記憶及過去曾經歷的一切無關。

3.需要(Needs)

弄清楚自己內心到底重視的是什麼。

4.提出請求(Requests)

指的是具體告訴對方,希望對方採取的行動。

 

看起來簡單的步驟,但實際的去運用並不容易,「傾聽」和「同理」是必修的課題,可以減少家人間不必要的傷害,接納彼此的不完美。〈延伸閱讀:用正面的方式表達負面的情緒!說出心裡真正的感覺,即便是「喪氣話」也是傳遞溝通、表達自我的橋梁 〉

 

主圖來源:《貓的孩子》劇照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

ichiro Chen

人生就那幾個秋,願身心靈時時安康,一路上遇見的所有事物,無論好壞都能用心感受。